回主页

道德经白话文

目录
优优微信公众号:uuzuowen
主页 > 课外图书 > 道德经白话文
第二十六章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原文】

{1}重为轻根,静为躁君。

{2}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

{3}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

{4}轻则失根,躁则失君。

【白话文】

{1}重是轻的根基,静是躁的主人。

{2}所以君子每天出行时都带著辎重。虽有荣华壮观,他却安然超脱。

{3}然而有的大国君主,只重自身,轻慢天下,以致灭亡。

{4}轻浮就会失根,骄躁就会失控。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