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国外经典童话

目录
优优微信公众号:uuzuowen
主页 > 课外图书 > 故事书大全 > 国外经典童话
瞎马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俄」乌申斯基

很久很久以前,那时不仅世界上还没有我们,而且也还没有我们的祖父辈和曾祖父辈,海边有个富裕的斯拉夫商业城市——威涅塔城。这座城里有个名叫杨样有的富商,他家的大船经常载着贵重的货物,航行到遥远的海洋里去。

杨样有非常有钱,过着奢侈的生活;也许他所以获得这样一个绰号杨样有,或样样有,就是因为他家里拥有当时可以找到的一切一切好东西,一切一切贵重东西;主人、女主人和孩子们吃饭是用金银餐具,穿的是貂皮和锦缎的衣裳。

在杨样有的马厩里,有许多好马;但是无论是在杨样有的马厩里,还是在威涅塔全城,都没有任何一匹骏马比追风跑得更快,也没有任何一匹骏马比追风更漂亮一一追风,是杨样有为他骑的一匹爱马取的名字,因为它跑得特别快。除了主人自己以外,谁也不敢骑追风;而主人只骑追风,从来不骑别的马。

有一回,商人出门做买卖,当他回到威涅塔城的时候,不得不骑着爱马,穿过一座又大又黑的森林。时间已是傍晚,森林里的树木很密,真是漆黑一片,风摇晃着阴森森的松树的树梢;商人独自一人,爱马已经跑了很远的路,很累了,为了爱护它,商人让它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着。

忽然,从灌木丛后面,就像从地下钻出来似的,跳出六个膀大腰粗的壮汉子,头戴皮帽,满脸凶相,手拿长茅、板斧和尖刀;三个人骑马,三个人步行。两个强盗差不多抓住了商人跨下的马的笼头。

假使富有的杨样有骑的是别的马,而不是追风的话,他就再也见不到他的故乡威涅塔城了。追风感觉出抓住笼头的是陌生人的手,立刻往前一冲,用宽阔有力的胸脯,把两个抓住它笼头的鲁莽坏蛋撞倒在地,又从第三个坏蛋身上踩了过去一这个挥舞着长矛,跑到马前,想挡住它的去路——追风像一阵旋风似的飞奔起来。三个骑马的强盗,跟在后面猛追;他们骑的也是好马,但是他们怎么追得上杨样有的马呢?

追风虽然已经很疲乏,但是它感觉后面有人追赶,便像一支满弓射出的箭似的飞奔,把气得发狂的坏蛋远远拉在后面。

半个小时后,杨样有已经骑着追风回到老家威涅塔城;这时,追风身上的汗粘成了泡沫,一串串地往地下掉。

追风累得两肋高高地耸起来;商人下马后,拍着追风那汗出如泡沫的脖子,庄严地许下了愿,说不论将来怎样,他永远也不卖掉它,也不把这匹忠实的好马送给任何人;不论它老成什么样子,也不撵走它,保证每天喂它三俄斗上好的燕麦,一直喂到它死的一天。

但是,因为杨样有急着到妻子儿女身边去,没有亲自照看追风,懒惰的雇工没有把疲惫不堪的马先牵出去好好蹓一蹓,没等它身上的汗完全落了,就过早地给它喝了水。

打那一天起,追风就病了,它日见消瘦,腿脚无力,最后就瞎了。商人非常难过,有半年工夫,他忠实地遵守自己的诺言;瞎马和以前一样站在马厩里;主人每天喂它三俄斗燕麦。

后来,杨样有又给自己买了一匹马,半年后,他开始觉得,每天喂一匹毫无用处的瞎马三俄斗燕麦,太不上算,于是他下令改为每天喂追风两俄斗燕麦。又过了半年,瞎马还年轻,需要喂它很多年,因此改为喂它一俄斗燕麦。最后,连这样做,商人都感到心疼了,他下令取下追风的笼头,把它撵出大门,免得它在马厩里白占一块地方。瞎马怎么也不肯走,结果工人们用棍子把它从院子里打了出去。

可怜的瞎眼的追风,不懂得别人要拿它怎样,不知道,也看不见往哪儿走,只好站在大门外,耷拉着脑袋,伤心地抖动着耳朵。黑夜来临了,飘起了雪花,可怜的瞎马如果睡在石头地上,那太硬太冷了,它只好在一个地方站了几个钟头,但是后来饥饿迫使它去寻找食物。他仰起头,在空中闻着,看什么地方能碰上哪怕一小把从破旧的屋顶上掉下来的稻草。瞎马一步一拖地慢慢走去碰运气,不断地一会儿撞在房角上,一会儿又撞在栅栏上。

你们要知道,在威涅塔城,就像在所有的斯拉夫古老城市里那样,没有王公,市民是自己管理自己的,需要解决某件大事的时候,他们就聚集在广场上开会,这种为了解决个人问题、为了评判某件事和审判某个案子而开的群众大会,叫做市民会议。威涅塔市中心有个广场,市民会议就在那里召开。广场上有四根柱子,柱子上吊着一口大钟,这口大钟一敲响,市民就集合到这里来。谁认为自己有委屈,要求大家审判和保护,都可以敲这口钟。当然,谁也不敢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来敲钟,因为知道,那样将受到处罚。

又瞎、又聋、又饿的追风在广场上慢慢走着,偶尔撞在吊着钟的柱子上,它以为能从屋檐下揪下一束稻草,便用牙咬住拴在钟锤上的绳子,揪了起来。钟大声敲响了,响声那样大,虽然时间还早,市民们也成群地拥到了广场上,想知道,是谁这样热切地要求市民会议的审判和保护。威涅塔城里所有的人都认识追风,都知道它救过主人的性命,知道它主人许下的诺言,因此,当大家看到这匹不幸的马,又瞎、又饿、冻得发抖,身上落满了雪花,站在广场中间时,都惊讶不已。

真相很快就搞明白了;当市民们得知,富有的杨样有把救过他性命的瞎马从家里赶了出来时,一致认为追风有权敲响市民会议的大钟。

市民们将忘恩负义的商人叫到广场上来,不管他怎样为自己辩护,大家命他照以前那样喂养这匹马。一直喂到它死,还特别派了一个人去监督判决的执行情况,而且把判词刻在一块石头上,用来纪念发生在市民会议广场上的这件事……

(王汶译)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