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狐狸列那的故事

目录
优优微信公众号:uuzuowen
主页 > 课外图书 > 故事书大全 > 狐狸列那的故事
列那狐诱捕公鸡尚特克勒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列那狐去远方旅行。

风和日丽,景色悦人。列那狐的心里充满着快乐。

他沿着林边小路自一由自在地跑着。为了寻找丰富的食物,他决心到遥远的地方去。

无意间,他到了一个陌生的、然而却是很迷人的地方:放眼一片翠绿,蜿蜒在树木和花草间的清澈的小溪灌溉着肥沃的田地,在一排篱笆围绕着的花园中间,有一个很大的牧场。列那狐即使没有看到那个大牧场,也会觉得这是一个引人入胜的地方。

那个花园一眼望去就使人感到很舒服:树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水果,家禽们在那里自一由地嬉戏。

那里有很多公鸡、Yan鸡和母鸡。列那狐看到那么丰美的佳肴摆在面前,不禁啧啧地一舔一起嘴唇来。

他只稍稍用一点手腕就溜进了这个乐园,然后躺在篱笆旁边拟制他的行动计划。离他很近的地方有几只母鸡在觅食。

在这群母鸡当中,有一只名叫潘特的,能下又圆又大的蛋,主人十分珍视她。她在全鸡埘里享有很高的声誉,不仅因为她能下蛋,而且还 因为她善于解梦。大家知道,这对信梦的人来说是一种令人钦佩的本领。

由于列那狐走得太近,再加上发出了一点响声,母鸡们开始叫唤一起来。

尚特克勒——一只最雄美的公鸡立刻奔了过来。

“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公鸡问。

“我们听见有谁走动的声音。”潘特说,“我还 看见两只眼睛在篱笆那边闪光,这是真的,绝对不会错。尚特克勒,一定有敌人在窥伺我们,我们现在很危险!”

母鸡们又使劲地尖一叫起来。尚特克勒费了很大努力才使她们安静下来。

“栅栏很牢固,那是新做的。”他说,“我们没有危险,大家不必惊慌。”

“可是,潘特,我想问问你。”公鸡继续说,“刚才你们那么大声地毫无用处地叫唤时,我正在那边小屋顶上晒太一陽一睡觉。你们把我吵醒了,惊散了我的一个恶梦。潘特,让我给你讲讲这个梦,你给我解解看。”

“好吧。”潘特说。

“是这样,”尚特克勒说,“在梦里,当我好象就在这里品尝着新打的什么谷粒时,我看到一只奇怪的动物向我走来。他穿着一件赭红色的皮袄,他一定要把这件衣服送给我。我再三跟他说,这衣服根本不合我的身材,而且我一习一惯了自己的羽一毛一,一点不适应这种皮一毛一。可是没有用,这个陌生人非要把它给我不可。最后我只好穿上了他的皮袄。”

“这衣服的穿法也真特别!我费了很大力气把自己的头从一个镶着又尖又硬的白色花边的口子中套进去,刺得我疼痛难忍。我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衣服。这件皮袄又那么紧,里子都是一毛一,弄得我特别难受。所以,即使你们刚才不叫,我可能也要被这件衣服弄得难受醒来。”

“这个怪梦弄得我心惊肉跳。潘特,你说呢?”

“难怪你那么激动。”潘特说,一边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个恶梦。但愿这场梦如往常那样只给你一场虚惊。啊,我真担心。这件你被迫穿上的皮袄肯定是属于一只野兽的,这只野兽将会先咬掉你的头,然后再把你吃掉。那白色坚一硬的花边就是他的牙,而你觉得难受,是因为他把你衔在嘴里。

“啊,尚特克勒,这太可怕了,你得提高警惕啊!尽管你不愿相信篱笆那边藏着敌人——我是亲眼看到他的眼睛的——我们也该回牧场去躲一躲才好。

“否则,尚特克勒,我担心在中午前,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就会穿上这件皮袄了。”

“你疯了,潘特。”尚特克勒耸了耸肩膀说,“这儿,这个花园是我们的安全地带。我记住了你的话,怎么也不到大路上去,在那里或许会遇上想害我们的那只野兽。谢谢你,潘特,我的美人,感谢你给我这番说明,使我受益不浅。”

随后,尚特克勒就离开了。他走到稍远的一堆厩肥上,想在那里再睡一觉。

虽然尚特克勒认为没有危险,潘特和别的母鸡还 是决定回鸡舍去。她们一边叫着,啄着食物,一边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回去了。只留下公鸡在那里睡觉。

躲在篱笆后面的列那狐清楚地听到了他们刚才的谈话。他觉得这番话很有趣。想到尚特克勒竟用那种办法穿皮袄,他的喉头不禁快活地收缩了几下。

篱笆不太高。他从上面望过去,就可以看到在厩肥上打盹的尚特克勒的几根漂亮的羽一毛一。

他心里盘算着:敏捷地一跳,也许一下就能扑到公鸡身上,按他梦中的方式把他吃掉。

列那狐后退了几步,目测一下距离,然后一股猛劲跃到空中,噗的一下,却落到了公鸡的身旁。公鸡顿时惊醒,腾空飞起,发出了被宰割般的叫一声。

列那狐是惯于花言巧语的:

“我的亲一爱一的表弟,”他说,“真高兴能在这里遇见你!我非常熟悉你的爸爸,他是我爸爸的表兄弟。因此,能和你相识,我真感到荣幸!”

尚特克勒被这几句漂亮话迷惑住了。能说出这样甜言蜜语的人怎么会有恶意呢?显然,他不再把列那狐当成梦中遇到的穿赭红色皮袄的那个陌生人了。听了这位新表兄的奉承话,尚特克勒不再去想还 会遇到什么灾祸了。

“你长得真是漂亮极了,”列那狐一本正经地说,“比你的爸爸还 要漂亮。你爸爸当时是鸡埘和饲养场里的明星。可能你还 继承了他那百听不厌的歌喉吧?”

尚特克勒轻轻咳了一下,清一清嗓子,想让这位行家听一听。

他尖声地唱了几个音调,列那狐点头表示赞赏。

“对,对,就是这样!”他说,“但是,你能不能也象你爸爸那样歌唱,也就是说,你爸爸认为只有闭上眼睛才能发出最动听的歌声。这很奇怪,是不是?可是正是这一招使人人都惊叹不已。你也能这样做吗?”

啊,潘特,你的明智的忠告真是多余的!难道骄傲和虚荣心一定使人失败吗?

尚特克勒听了列那狐的话便不再犹豫了。他已经完完全全打消了对列那狐的最后一丝疑虑。

他于是闭上眼睛,唱起了他最美的歌。

列那狐乘机下手,扑上去把他擒住了。

潘特在远处看到了这一情景。

她大声叫唤一起来。一个女佣人应声跑来,后面又跟了好几个男仆,最后主人也出来了。他责备女佣人太大意,让狐狸抓走了他的最美的公鸡。

可怜的女佣怎么办呢?只能大声呼救了。

于是,一大群人相继赶来,但是没能追上列那狐和他捕获的公鸡。列那狐已经跑出很远,朝着通往森林的大路奔去了。

尚特克勒觉得十分难受,感到自己快要完蛋了。然而他还 是鼓起勇气对劫持他的人说:

“他们追你来了,难道你不回敬他们一两句话,羞辱他们一番吗?

“哎,潘特,我的可怜的潘特,你一定会说,无论如何我将穿上这件皮袄了,无论如何,无论如何!”

列那狐没走一步,尚特克勒就用悲惨的声调说一句“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于是,列那狐也忽然忍不住骄傲地重复起来:

“无论如何,对,无论如何,你将穿上这件皮袄了。”

他为了夸耀自己的机敏而稍稍松动了一下牙齿。尚特克勒趁这机会连忙挣脱了身一子,只留下几根鸡一毛一在狐狸的嘴巴里。他挣扎着飞到附近一棵大树上。他抖了抖翅膀,摇摇晃晃地喊道:

“啊,表兄,你的皮袄的花边真坚一硬!我可不愿再跟你做表兄弟了,我也不再唱歌了,而且我以后睡觉时一定要睁着一只眼睛才行!”

“而我,”列那狐愤怒地说,“我以后说话时一定要闭着嘴巴才行!”

跑在仆人前头的牧场的猎狗快要追上列那狐了。由于列那狐不准备把他的皮袄再送给猎狗,所以他便溜走了。真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列那狐居然上了一只公鸡的当,这对他来说是一次奇耻大辱。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