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狐狸列那的故事

目录
优优微信公众号:uuzuowen
主页 > 课外图书 > 故事书大全 > 狐狸列那的故事
列那狐被判处绞刑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是否应该对列那狐判刑,狮子诺勃雷拿不定主意。可是,公众舆论都反对列那狐。

也许,除了格兰贝尔以外,所有的人都怨恨他,因为他们同他都有过一些瓜葛。只要一个人带头控诉,就会引起其他人的同感。

列那狐战战兢兢地等待着判决,没有显出毫不在意的样子。

忽然,他感到有一个东西从他身边擦过。他低头一看,发现耗子玻勒在他的跟前,狡猾地看着他。

“事情不好啦,列那狐,”玻勒不拘礼节地说,“他们决定要处死你呢。”

“但是,他们还 没有要走我的命呢。”列那狐说。

“那么你打算怎么逃命啊?”耗子好奇地问。

“这是秘密,绝妙的秘密。”列那狐说,“你也许想知道?来,到这边来,我悄悄地告诉你,只告诉你一个人,因为只有你关心我的命运。”

玻勒信以为真,一直走到列那狐的身边。列那狐一张嘴就把他咬死了。

这次谋杀首先被秃鹫穆弗拉尔看见了,他立即发出尖声惊叫,所有在场的人都以外他自己受到了袭击。

人们很快看到了耗子玻勒的一尸一体,因为他是列那狐所不屑于吃的。

狐狸的这一新罪行引起了大家强烈的喧嚣声。这大概是列那狐最后一次行凶了,因为狮子诺勃雷在这一无辜的受害者面前作出了果断的决定:

“绞死他!”他指着列那狐说。

列那狐明白他已经完了。

伊桑格兰马上站起来说,他在附近林子里见到过一棵树,很适合当作绞架。

勃伦也立刻自告奋勇地表示愿意在行刑时充当伊桑格兰的助手。

但是,还 应当让蒂贝尔一起参加。蒂贝尔却显得很谨慎,不想介入这件事。他看到列那狐被判处绞刑,就觉得已经发泄一了对他的怨恨,不愿再亲自动手了。

然而,大家都叫他负责系绞索,因为他最善于爬树。蒂贝尔只好到伊桑格兰指出的那棵树上去拴绳子。

列那狐即将被处死。这时,他表示要向国王的牧师贝兰留下自己的遗言。

贝兰庄重地站在他对面稍远的地方。菲耶尔夫人站在他旁边,好奇地想听听列那狐说些什么。

“我想,”列那狐用不很低沉的声调说,“我想把我保存的一批财宝留给我的孩子们。我本希望这些财宝能够得到更好的利用,至少能得到更加广泛的利用,想把它献给我的国王,用来为国家造福。

“但是,由于我的孩子在我死后年纪还 很小,他们都还 不会处世谋生,所以需要这笔财富。

“因此,我想把这个秘密告诉我的一温一柔的妻子艾莫丽娜……”

“等一等,等一等,”在菲耶尔夫人示意叫国王注意后,国王这样说,“你说什么,列那狐?我好象听到你在说什么财宝?”

“啊,陛下,”列那狐说,“说实话,这是我一精一心保存的一宗绝无仅有的宝藏。光是把它说出来,就要连累好些人。”

“连累谁呀?我的上帝!”

“连累我的亲生父亲,和我的亲戚朋友。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长期以来我不敢把它献给您。

“对我的文雅的一性一格来说,吹牛是一件痛苦的事,而向陛下讲出我怎样从那些骇人的一陰一谋中拯救陛下,更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什么?”菲耶尔夫人激动地叫起来,“一陰一谋?是企图反对我们的一陰一谋吗?”

“是反对国王的,夫人。幸好我已经挫败了这个一陰一谋,因而也就救了国王的一性一命。”

“是谁策划的这个一陰一谋?”诺勃雷问。

“哎呀,陛下,我的父亲就是其中的一个。应该说,过错就是从他发现宝物引起的。这宗宝物原来属于埃梅里克国王,它竟使我的父亲抛弃了灵魂。

“他于是变得那样高傲,自以为天下第一。

“他想——请陛下原谅——另立一个新的国王。这个国王没有您那样的道德,只好百事听他摆一布。他想选立的国王就是傲慢的吹牛大王勃伦。

“伊桑格兰和蒂贝尔被派去进行谈判。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干掉在位的国王……”

“天哪!”菲耶尔夫人打断了他的话,”他们要杀死我的丈夫!列那狐,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正是,夫人。杀死狮子诺勃雷,篡夺他的王位。

“可是,干这件事,需要花很多钱。杀人要花钱,立新的国王也要花钱,因为这是一件人人都会知道的可怕的事情。

“最初,我对这桩一陰一谋一无所知。有一天,我看到我的一温一柔的妻子艾莫丽娜回家时神态紧张,她被刚刚听说的一件事吓坏了。

“伊桑格兰的妻子埃珊特夫人没能保守这一机密,她向艾莫丽娜泄露了几句,艾莫丽娜就告诉了我。

“面对这件事,我该怎么办呢?

“陛下,我是个弱者,没有多大能力。但是我要拯救我的国王,我的国家,还 有我的家庭的荣誉。

“因此,我想,最好的办法是消除他获得成功的不可缺少的条件,也就是钱。但是钱的秘密是藏着的,怎样才能找到呢?

“我的父亲——愿上帝宽恕他——知道我对陛下非常忠诚,所以一点不让我知道他的计划。

“然而,有一天,当我身上盖着树叶躺在一个林子里思考获取这宗财宝的办法时,我忽然看到了我的父亲。他慌慌张张地东躲西藏,连我的另一只眼睛都没来得及看到,他就一下子钻进了一丛荆棘里。可是,我立刻在那个地方作了个记号。

“我等了一会,没有去追赶他。因为我不愿让他知道我了解他的丑行,使他感到受辱。

“他很快又从那个洞里钻了出来,堵上洞一口,抹掉一切痕迹,便不见了。

“这次我打定了主意。我已经知道了藏匿财宝的地方,我掌握了击破这一一陰一谋的关键。当天晚上,我又回到那里。根据所作的记号,找到了入口,一直走到埋藏财宝的地方。

“宝物是那么多,我不得不用了一一夜时间,费了很大努力来回奔走,才将它搬走。第二天早上,我把它另外藏到任何人都不能发现的可靠的地方。

“以后,再也没有人找到过它。那起一陰一谋因为没有资财终于成了泡影。我的父亲不久就去世了。他的事业败在我的手里了。

“在这之前,他曾把所有同谋者集合起来,狗熊、大灰狼、花猫、狐狸、獾,等等,一共有几百人。忠于您的国家的人也来了。谋叛者们想用金钱收买他们,要他们改变原来的立场。

“当一切都已讨论完毕,双方取得协议,即将付钱的时候,我的父亲来了。他满面羞愧,垂头丧气地说这笔财宝失踪了。

“他们白白辛苦了一场,感到说不出的恼怒。所有叛乱者都向这个说话不算数的人,也就是我的父亲开火。过了不久,有人发现他吊死在树林里。谁也不晓得这是他自己灰心自绝的呢,还 是别人报复的结果。

“我为可怜的父亲的死痛哭了一场。我可以这样说,陛下,我所得到的唯一的安慰,就是我救了陛下的命。”

国王思忖了半晌,然后暗暗地同意了菲耶尔夫人的意见。

“所有这一切还 得要有证据才是。”他终于说,“不过,列那狐,你可以告诉我财宝藏在哪里吗?”

“当然可以。”列那狐说,“我知道地点,因为这是我一个人亲自藏的。如果我死了,这一秘密也就无人知晓了。

“但是,陛下,要我告诉您,那是另一个问题了。我的妻子和孩子要是失去了这笔收入,他们该怎么办呢?

“尽管我为您效了劳,陛下,您还 是把我判了死刑。我接受这一判决。”

“但是,”狮子诺勃雷说,“这一判决是在你说出这一切之前作出的。根据目前的情况,一切都可以改变。”

“我只要拿到这笔财富。我愿意——为什么不愿意呢?——保全你的一性一命,来换取这笔财富,用来扩张我的王国。”

“我始终不主张把你处死,列那狐。应该说,这一判决是被迫作出来的。

“这宗财宝和刚才你所表现的忠诚,完全抵得上对你的赦免。这,”国王庄严地站起来说,“这就是我和我的妻子菲耶尔夫人的意见。”

菲耶尔夫人点头表示同意。

“因此,”狮子诺勃雷继续说,“我想你不会再有什么异议了。我满足了你想给我献宝的愿望。现在,你就把它给我吧!”

“我想,陛下,”列那狐回答说,他挠了一下脖子,总觉得脖子上象勒着一条绳子,“我想,做这桩事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是。

“这宗财宝,我已经对您说过,数量大得惊人。难道您认为让全朝廷的人都知道它的下落是明智的吗?

“狗熊勃伦,大灰狼伊桑格兰,更不用说花猫蒂贝尔,他们早就想占有它了。您不认为他们将会造谣生事,象攻击我那样来攻击您吗?”

“列那狐,”国王回答,”我认为你说得很对。不过,还 是应该让我知道关于这批财宝的进一步情况。

“也许我可以派两名心腹到你那里去,叫他们给我带回某些确凿的证据……”

“陛下,这是您的高见。”列那狐说,“为了安全起见,这件事仅限于这三个人知道就行了。”

“很好。”国王高兴地说,“这样,他们也可以多分到一点你所说的那些珍贵的黄金和珠宝了。”

于是,他决定派绵羊贝兰和兔子朗普陪送列那狐回家,并且要用口袋带回救了列那狐一性一命的这批财宝的真实凭据。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