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鸡皮疙瘩之死亡之屋

目录
优优微信公众号:uuzuowen
主页 > 课外图书 > 鸡皮疙瘩之死亡之屋
第九章掉进水池里的不可能是血,那是翠绿色的!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九章掉进水池里的不可能是血,那是翠绿色的!

--------------

“孩子们,没事了,”布鲁尔博士喊道。他赶快弯腰捡起棒球帽,重新戴在头上。

一只乌鸦大声叫着飞过头顶。玛格丽特的眼睛望着飞过的鸟,但眼前浮现的是爸爸头上长着可怕的叶子的景象。

玛格丽特一想到头皮上直直地长出叶子,就感觉整个脑袋发痒。

“真的没事了,”布鲁尔博士匆忙走过来,又说了一遍。

“但是,爸爸——你的头,”凯西结结巴巴地说。他的脸色忽然显得很苍白。

玛格丽特感到很恶心,她努力咽着唾沫,尽量不使自己吐出来。

“你们俩。过来,”爸爸温和地说着,把胳膊分别搭在他们的肩膀上。“我们坐到那边荫凉处好好聊聊。今天早晨我跟妈妈通了电话,她说你们为我工作的事儿不高兴。”

“你的头——全绿了!”凯西又说道。

“我知道,”布鲁尔博士微笑着说,“所以我才老戴着帽子,我不想让你们俩担心。”

爸爸将他们领到车库旁边高篱笆后的荫凉下,在草地上坐下来。“你们俩一定认为爸爸变得怪里怪气的,是不是?”

他盯着玛格丽特的眼睛看。玛格丽特感到不自在,把目光移开。

乌鸦疯狂地叫着,又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玛格丽特,你还 没有说一句话,”她的爸爸说着,用双手轻轻地握住她的手。“怎么了?你想对我说什么?”

玛格丽特叹了口气,仍旧没有正视爸爸的目光。“好吧,告诉我们,为什么你头上会长出叶子?”她不客气地问道。

“是副作用,”爸爸告诉她,仍然握着她的手。“这是暂时的,很快就会好的,我的头发会长回来的。”

“但是怎么会这样呢?”凯西盯着爸爸的道奇球队帽问道。几片绿叶从帽沿下伸出来。

“如果我跟你们解释清楚我在地下室做的事情,或许你们俩会感觉好受些,”布鲁尔博士说着,挪了挪身子,向后枕在自己的双手上。“我一头扑在试验中,没有太多时间跟你们聊天。”“你一丁点儿时间都没有,”玛格丽特纠正道。

“对不起,”他说着,垂下眼皮,“确实如此。但我正在做的工作非常吸引人,而且难度很大。”

“你发明了一种新植物吗?”凯西盘着腿问道。

“没有,但我在努力创造一种新植物,”布鲁尔博士解释道。

“啊?”凯西惊叫道。

“你们在学校曾经学过DNA吗?”爸爸问。他们摇摇头。“呃,它相当复杂,”他继续说。布鲁尔博士想了一会儿后,拨动着手上的绷带说:“那我尽量说得简单一些,我们拿一个高智商的人来说。真正有脑子那种。”

“就像我,”凯西打断了爸爸的话。

“凯西,闭嘴,”玛格丽特烦躁地说。

“一个高智商的人,就像凯西一样,”布鲁尔博士随和地说。“假设我们能够分离出使人们拥有高智商的分子、或基因、或是基因的微小部分,假设我们能把它移植到别的大脑里面,这些智能可以一代接一代地传下去,这样许多人就会拥有高智商了。你们明白了吗?”

他先看了看凯西,又看了看玛格丽特。

“是的,懂了点,”玛格丽特说道,“你从一个人身上取出好的素质,放到别人的身上。然后他们也有了良好的素质,他们会把它传给下一代,一直传下去。”

“非常好,”布鲁尔博士说着,笑了。这是几个星期以来的第一次笑。“许多植物学家也拿植物这么做。他们试着从一株植物中取出结果实的基因组,嫁接到另一株上,创造出一种新的植物,产出5倍多的水果、谷物或蔬菜。”

“那就是你在做的事吗?”凯西问道。

“不完全是,”爸爸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做的事情有点不寻常,我现在确实不想细说。

但我可以告诉你们,我要创造一种没有存在过,也不可能存在的植物,我要创造的是种半植物半动物的物种。”

凯西和玛格丽特吃惊地盯着爸爸。玛格丽特首先开了口:“你是说你从动物身上取出细胞,再把他们放进植物里面吗?”

爸爸点了点头。“我真的不想再多说了。你们俩明白为什么要对这事保密。”他的眼睛转向玛格丽特,又转向凯西,观察着他们的反应。

“你怎么做的呢?”玛格丽特一边问,一边费劲地想着爸爸刚才告诉他们的一切。“你怎样从动物身上取出细胞再移植到植物上面呢?”

“我试着用电解,”爸爸答道,“我有两个玻璃亭子,它们由一个功能强大的发电机连在一起。你们在地下室偷看时,可能已经看到了。”他说到这儿,脸上有点不太高兴。

“是啊,它们看起来就像电话亭,”凯西说。

“一个亭子是发送的,另一个是接收的,”爸爸解释道,“我正试着把合适的DNA,合适的基因组从一个亭子发送到另外一个。那是非常细致的工作。”

“你已经成功了吗?”玛格丽特问。

“非常接近了,”布鲁尔博士说着,露出得意的微笑。但笑容只停留了几秒钟。之后,脸上出现的是思考的神情。他突然一下子站起身来,“要回去工作了,”他小声说,“一会儿见。”

他迈开大步,穿过草坪。

“但是,爸爸,”玛格丽特在他后面叫道。她和凯西也站了起来。“你的头,还 有叶子,你还 没有解释,”她和弟弟快速追上爸爸说道。

布鲁尔博士耸耸肩。“没什么可解释的,”他简略地说,“只是副作用。”爸爸调整了一下道奇棒球帽。“别担心,它只是暂时的,不过是副作用而已。”说完,他匆忙进去了。

爸爸对地下室的工作做的解释,使凯西高兴起来。“爸爸做的真的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他用严肃得有点不寻常的语调说。

而玛格丽特往房间走的时候,觉得自己被爸爸的话搞糊涂了,而他没有说清楚的话让她更涂。

玛格丽特关上自己房间的门,躺在床上想心事。爸爸确实没解释清楚他头上长出的叶子:“只是副作用”根本算不上解释。

什么的副作用?到底是什么引起的?什么使他的头发掉光了?头发什么时候才会长回来?很显然,爸爸不想与他们讨论这个问题,告诉他们只是副作用后,他当然是急着回他的地下室工作去了。

副作用。

玛格丽特每当想到它都会觉得恶心。

那是种什么感觉?绿叶从毛孔里长出来,耸立在你的头上。

恶心,一想到它玛格丽特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她知道今天晚上肯定要做恶梦了。

她抓起枕头,放在肚子上,用两只胳膊紧紧地抱住它。

我和凯西本应该再问许多别的问题,玛格丽特这么想。比如说,下面的植物为什么会呻吟?为什么有些植物听起来像在呼吸?为什么植物抓住了凯西?爸爸用的是什么动物?有许多的问题。更不要说还 有玛格丽特最想问的那个问题:你为什么吞下那些恶心的植物肥料?但她不能问这个问题,她不能让爸爸知道她在监视他。

玛格丽特和凯西确实没问他们想要问的任何一个问题,他们只是很高兴爸爸坐下来跟他们谈话,即使只有几分钟。

玛格丽特认为,就目前来说,他的解释还 挺有意思。他们很高兴得知他接近于做成一件确实令人惊异的、将使他真正出名的事情。

而别的事呢?

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玛格丽特的脑海中:爸爸对他们撒谎了吗?

不,她很快把这个想法给否决了。不会的,爸爸不会对我们撒谎。

只是有些问题他还 没有回答。

那天晚上,直到很晚玛格丽特还 在思考所有这些问题——在晚饭后,在与戴安娜在电话里谈了一小时后,在写完作业后,在看了一会儿电视后,在上床后,她一直都在思考着。这些问题依然困扰着她。

爸爸踏上铺了地毯的楼梯,玛格丽特听见了他轻轻的脚步声,这时她从床上坐了起来。一阵微风使房间里的窗帘飘动起来。她听见爸爸的脚步声路过了她的房间,听见他走进浴室,听见水落进水池的声音。

我要去问他,玛格丽特这样作出决定。

她瞟了一眼时钟,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

但她意识到自己非常清醒。

我要去问问他关于植物肥料的事。

要不然,我会发疯的。我会想着它,想着它,想着它。每次我看见他,都会想到他站在水槽边,一把接一把地往嘴里塞东西的情景。

应该有一个简单的解释,玛格丽特对自己说着,爬出了被窝。会有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我必须要弄清楚。

她轻轻地走进大厅,一道光线从浴室门里射了出来。门只开了一条缝。仍然听到水落在水池里的声音。

她听见爸爸咳嗽,接着听见他在调水。

玛格丽特想,我必须要知道答案。

我会直截了当地问他。

透出来的光线照出一个小三角形,玛格丽特走进这个小三角形里,向浴室里偷看。

爸爸站在水池边,斜靠在上面,他上身裸露着,衬衣扔在身后的地板上。他把棒球帽放在马桶盖上,头上的叶子在浴室的灯下闪闪发光。

玛格丽特屏住呼吸。

叶子是那么绿,那么厚。

爸爸没有注意到她。他的注意力正集中在手上的绷带上。他用一把小剪刀,剪开绷带,然后扯下来。

手还 在流血,玛格丽特看见。

是不是呢?

从爸爸手上的伤口滴下来的是什么呢?

玛格丽特依旧屏住呼吸往里看。爸爸正用热水细心地把它冲掉,之后又查看了一番。由于要

集中注意力,他眯起了眼睛。

洗完后,伤口还 在滴血。

玛格丽特死死地盯着,她要努力看个清楚。不可能是血——对吗?掉进水池里的不可能是血。那是翠绿色的!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地板在她的脚下吱吱作响。

“谁在那儿?”布鲁尔博士喊道,“玛格丽特?凯西?”

他把头伸向走廊时,玛格丽特已消失在自己的房间里。

他看见我了,玛格丽特一边这样想,一边跳进被窝。

他看见我了——现在他要追来了。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