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牧牛小马斯摩奇

目录
优优微信公众号:uuzuowen
主页 > 课外图书 > 牧牛小马斯摩奇
第八章 斯摩奇出发了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八章 斯 摩奇出发了

对于斯 摩奇来讲,秋季围捕第一天就像是学校开学,它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耳朵仔细听着周围的一切,捕捉着一切好玩的东西。

没见过的东西太多,斯 摩奇全身的感官似乎都忙不过来了。那些马车很大,由四到六匹马拉着,穿过地势起伏的大草原,越过梯田,走过洼地,一路上发出吓人的哐当哐当声。紧跟在后面的是备用马队,重重的马蹄声让斯 摩奇感觉那些马好像正在受惊狂奔。如果不是有只手时不时拍拍它的脖子,有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一直跟它说话,斯 摩奇肯定会逃开,离这乱糟糟的马队和人群远远的。

它身边挤满了骑马的人,他们靠得太近了。马队朝第一个驻扎地行进,几匹野马会突然跳起来,想把背上的牛仔甩下去。有几次斯 摩奇也想这么做,可每当它狂躁不安想发作的时候,克林特就会伸手过来拍拍它,跟它说上几句话,让它安静下来。一路上一直都是这样。那只手,还 有那个声音,就像是在告诉斯 摩奇,只要克林特在旁边,它就没什么好怕的。

马队继续前进,克林特慢慢地把斯 摩奇往边上拉,离开了队伍,这样它可以更安心地观察马队而不会感到害怕了。它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兴奋得耳朵动个不歇,一会儿往这边竖,一会儿往那边竖。

太阳升到半空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举起手,画了一个圈,于是整个马队跟着停了下来。

大家忙着扎营,厨师也跟着开始忙活。一眨眼的工夫,绳子圈成的围栏也拉起来了,备用马队被赶到了里面。

“小伙子们,来,吃饭了!”厨师叫牛仔们过去吃饭。

克林特走到斯 摩奇身旁,轻轻摸了摸它耳朵后面,把它牵到了绳子圈成的围栏里,卸下马鞍,把它和其他备用马关到了一起。

“斯 摩奇,你在这里好好转转,”克林特一边解下马鞍,一边说,“可别让那些顽劣之徒灭了你的威风。”

斯 摩奇看了克林特一会儿,好像在问他要去哪儿。接着它便走开了,消失在马群中。

那个收餐具的平底锅上很快放满了锡杯和锡盘,牛仔们嘴里一边还 在嚼着饭菜,一边开始朝他们堆在绳栏旁边的马鞍走去。他们从马鞍上解下缠成了一团的绳索,打成圈甩了出去。只见绳圈在空中飞舞,像伸长了的手臂一样把马套住,那是牛仔在为下午的围捕挑选中意的马。

斯 摩奇听到绳子发出的嘶嘶声,看到绳套越过它的头顶,套住别的马儿的脖子。虽然四下很安静,没有马儿受惊跑开,但斯 摩奇看到那些像蛇一样扭来扭去的绳子,仍然感到非常不安。克林特就套过它一次,那还 是它刚被抓来的时候,但是它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被绳子套住后摔倒在地时的那种绝望无助的感觉。

听到这么多绳子的嘶嘶声,斯 摩奇的脑袋似乎跟它的身子一样都要炸了。它一看到陌生的牛仔举着那些讨厌的绳套,就想往马群中间钻——但那也不见得安全,因为谁也不知道那些绳子可以甩多远。

斯 摩奇在马群里穿来穿去,最后被挤到了围栏边,身子蹭在圈围栏的粗绳缆上。斯 摩奇很想再往马群中央躲,但马群实在太挤了,它一点也动不了,只能狂乱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时,它的耳中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马刺前端的小齿轮发出的响声,很快,斯 摩奇发现了克林特的身影,他就在离它几英尺的地方,正牵着一匹陌生的马往他的马鞍走去。

看到克林特,斯 摩奇尽可能地伸长了头和脖子,嘶叫了起来,好像在说:“嘿,我的搭档,我需要帮助!”

克林特很快转过身,看到了斯 摩奇。他大声笑了起来,但不是那种开玩笑的笑:“小马儿,怎么了?”一边笑着,一边向斯 摩奇走了过去。当他接近斯 摩奇的时候,他都能听到斯 摩奇的心怦怦狂跳的声音。他轻轻地把手放在斯 摩奇的脖子上,也能感觉到它的心跳得厉害。他温柔地抚摸着斯 摩奇光滑的背,一会儿他就注意到斯 摩奇的心跳没那么快了。这让他感觉很好。

等斯 摩奇完全平静下来之后,克林特才去拿他的马鞍,把它套在另一匹马儿的背上。斯 摩奇又感到不安了,它咬了咬克林特穿了护腿的那条腿,好像在说:“再待一会儿吧。”

克林特真的又待了一会儿。他知道作为一名称职的牛仔,他应该帮其他的牛仔一块儿把营地拆了,但他一直呆在围栏旁边陪着斯 摩奇,直到最后一个牛仔套到马,上好马鞍后骑马走开。备用马全都放了出来,专门照管它们的人绕着马群,喂它们吃草。最后,马车重新上路,向晚上的驻地前进。

克林特看着斯 摩奇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了马群中,才开始把刚才圈围栏的粗绳卷起来,然后在另外一个牛仔的帮助下,将粗绳放到了其中一辆马车上。这样,待会再要用的时候拿起来就会很方便。

不到一个小时前,厨师曾经要求车队停下来,他自己从马车上跳下来忙着给牛仔们准备午餐,而现在他又出现在了马车上,等着牛仔把他的马车和其他两辆马车连在一起,然后把缰绳递给他。

很快,这一切全都做完,领路的人出发了。厨师大喊一声,拉车的野马也开始跑了起来。那辆装了二十几个蒙大拿睡铺卷的马车,晃晃悠悠地跟在后面,紧跟在后的是那辆装柴禾的马车。再后面则是由两百多匹马组成的备用马队,日班看牧工策马跟在旁边看管着它们。

第一次围捕就在那天下午开始了。大多数地方的围捕马车队都由三辆马车组成:一辆是厨师坐的,堆放着食物和炊具;一辆堆放牛仔们的睡具,一个个都用大块的防水帆布卷了起来,一般有二十多个,尤其是在六月中旬就有可能下雪的地区,更要多带一些以防不时之需;第三辆马车是堆放柴禾和水的,在某些草原上,周围很大范围内可能都找不到树木和水源,所以要准备一些。

厨师驾着他的炊具马车,给厨师打下手的人驾着装睡具的马车,“夜鹰”(晚上看牧备用马队的牛仔)则驾着那辆堆柴禾的马车。这三辆马车组成一个马车队,是牛仔们在野外工作时的家。此外,还 有“战包”(用来装衣服的),还 有腌好的牛皮条以及其他零零碎碎的日常用品,全都在马车上。

马车队几乎每天都会在不同的地方扎营,有时一天就要换上两三个地方,这全看牛仔们干活的速度。围捕就从马车队所在的位置开始,二十几个牛仔和他们的领班会沿直线骑到离车队十到十五英里的地方,在某座山后停下来。之后牛仔们两个一组,有的往左,有的往右,有的径直往前,呈扇形散开,到达某个点后再返回,把一路上看到的牛全都赶回来。

围捕的平均范围在二十五英里左右,一天能围捕两次。当牛仔们散开的时候,马车队可能会换个地方扎营,但围捕的终点都以马车队所在的位置为准。距离营地一英里的地方有个处理牛群的分流场,每次围捕抓获的牛都被赶到那里烙上印,不要的就分流出来。

当杰夫——就是那个领班——看到牛仔们正在太阳下奋力骑着马准备围堵牛群时,不由得咧嘴笑了,为自己有这样一群牛仔而深感自豪。

克林特正骑在一匹名叫“恰波”的阿帕卢萨马上,这匹马是整个马队里围捕本事最好的马之一,但他并不是很喜欢它。当他骑着马离开了马车队和备用马队往左边去的时候,他的眼睛仍然一直瞄着备用马队的方向,在扬起的尘土中寻找着那匹他唤作斯 摩奇的灰褐色马的身影。

斯 摩奇呢,它一溜小跑跟在马车的后面,心情很不错。它才从绳栏旁边离开克林特,又碰上了它的弟弟。它们各自嘶鸣了一声,互相打过招呼后,就高高兴兴地并肩上路了。十二匹年纪最大也最聪明的马儿脖子上绑了铃铛,铃铛发出的声音在斯 摩奇听来是那么新奇,那么悦耳。现在的它,能在草原上自在地漫步,同时还 有这么多的伴儿,真是太好了。

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领路的人带大家来到了一个很大的河溪谷底,四周是柳树和杨木围成的小树林,马车队就在这里驻扎了下来。这是当天的第二个营地。照看备用马队的牧工把马群带出去走了走,让它们在距营地半英里的范围内自由吃草。当他看到所有的马儿吃饱了草,喝足了水,打够了滚之后,就让它们自由散开活动。他自己还 有其他的活儿要干,比如围好绳栏,捡拾柴禾什么的。

牧工一边干活,一边留意着马群,如果有马儿不安分,想趁机逃跑,他会立即把那匹马截回来,在旁边观察上一段时间,直到它没有再逃跑的意思。许多牧工都会以“马太难管”为借口少干点活,大多数时候这还 真是个很好的借口。

不过斯 摩奇和它的弟弟佩科斯 并没有给牧工这样的借口。它们看上去对一切都很满意。它们在清凉 的小溪里饱饮了一顿,好好打了几个滚,然后敞开肚子吃起草来。斯 摩奇不时会抬起头,一边嚼着牧草,一边看看四围的山脊,再瞅瞅营地上的动静,听着厨师做饭时发出的声响。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有趣。它不时听到别的马儿的嘶鸣声,听到铃铛发出的阵阵响声,听着所有的一切。它听得入了神,似乎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引开它的注意。

它吃草吃了很长时间,太阳开始往西边的山脊移过去,这时,南方远远地扬起了一大片尘土。尘土越来越近,伴随着阵阵轰隆声,很快它能清楚地听到牲畜的怒吼声。好大一群牛!这是第一次围捕的战利品,足有一千多头。有的额头上长着白斑,有的脸圆圆的,有的身上长着斑点,有红色的,有黑色的,各种脾气、大小不一的野牛出现在了山脊顶上,被赶着朝分流场狂奔过来。

就在这时,照看备用马队的人无声无息地朝它们靠近,把斯 摩奇和其他所有的马都赶到了绳栏里。牛仔们需要换上新马,于是绳套又开始在空中飞舞。很快所有的牛仔再次骑上马,开始分流他们赶回来的牲畜。

斯 摩奇听到绳索的嘶嘶声划过它的耳朵,又开始害怕起来。它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说:“它怎么样,斯 摩奇?”但它那时正忙着找地方藏起来,紧张得都忘了嘶鸣作答。过了好久好久以后,它才又被人从绳栏里放出去吃草,而那个牧工仍然在一旁看着。

马群在低矮的山坡上吃着草,在小溪另一边,牛仔正在处理那些围捕来的牲畜。很快斯 摩奇灵敏的鼻子闻到了毛皮被烧焦的味道,同时耳朵里听到牲畜吼叫的声音。那是牛仔们正用滚烫的烙铁在牛身上烙下印记。斯 摩奇远远地看着,轻轻打着响鼻,心中充满了困惑。同时在它心中升腾的还 有某种渴望,它希望能够了解这全部的过程。

终于,空气中闻不到烫焦的毛皮的味道了,烙印结束了,最后一根绳子卷了起来,系到了马鞍的前突上。斯 摩奇看到牛仔们开始往营地走去,于是它又吃起草来。它一边同佩科斯 并肩走着,寻找着最嫩的牧草,一边听着锡盘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响声和牛仔们的大笑声。

值夜班头班的四个牛仔骑上马,去接替看管牛群的那几个人。没过多久,原野上迎来了寂静的傍晚。连那些刚刚失去自由的牛似乎也都不愿再叫了,想安静一会儿。备用马身上绑着的铃铛也沉寂下来,马群开始打起了瞌睡。

斯 摩奇也很困,但它的耳朵很快又竖了起来,因为它听到了某种它以前从来没听过的声音,那个声音是从营地传过来的,虽然很陌生,但听上去却不算难听。

那些牛仔们正围在一个大火堆旁——厨师、厨师的助手、牧工、领班杰夫……所有的人都在那儿,只除了那四个值夜班头班的人,还 有晚上照看马群的“夜鹰”。牛仔们靠着睡具,或坐或倚,静静地听离火堆最近的那个人吹口琴。

斯 摩奇听到的就是口琴的声音。年长一点的马儿对这个声音非常熟悉,要是有哪匹马能起个调,说不定很多马儿都会跟着一起哼唱。

吹奏的那首歌很经典,也很流行。那是一位印第安牛仔传给他儿子的,他死后,他的儿子顺着他的足迹继续前进。这首歌每每都会勾起大家很多的回忆,牛仔们在听了这首歌之后也每每会变得伤感。

哦,我是得克萨斯 的一名牛仔,

远离自己的家乡。

如果我再能回去,

一定不会再流浪。

怀俄明太冷,

冬天也太长。

围捕再次开始,

身无分文的我真是悲伤。

牛仔们一起跟着口琴唱着这首歌,所有人都唱得很投入,即便唱错了,也没有人深究。

最后一句词唱完了,有些牛仔还 想唱,而其他人则把帽檐拉下来,凝视着火苗,让那首歌唤起

的思绪将他们带回到那些尘封往事中。

除了木柴燃烧时发出的噼里啪啦声,周围很安静。有个牛仔正想开口报另一首老歌的名字,

突然,从备用马队那边传来了一声嘶鸣。

克林特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微笑了起来——那是斯 摩奇听到了克林特的歌声后发出的回应。

斯 摩奇看了很久,听了很久,直到夜很深了,周围再也没有半点声息。火也慢慢黯淡下去,最后只剩下一堆灰烬。夜晚值头班的人换班的时间快到了,而斯 摩奇还 在看着。佩科斯 在一旁睡着了,很快斯 摩奇也开始犯困,挨着佩科斯 打起了盹。

东方的天空开始发白,新的一天就要来临。“夜鹰”把马围拢,朝营地赶去。天还 不太亮,绳索又开始在马的头上飞过,套在了它们光滑的背上,套中的野马被拉了出去,在反抗中套上了马鞍。

过了一会儿,备用马又被放了出来,日间照看它们的牧工开始喂它们吃草。与此同时,大家拆了营地,准备换地方,开始新的围捕。所有的一切都重复了昨天的进程。

斯 摩奇开始慢慢习惯了绳子从头上飞过的声音,也习惯了看到陌生的牛仔们出现在面前。当“夜鹰”把马群带出去过夜时,斯 摩奇在佩科斯 腰间咬了几下,它觉得那样很好玩。

除了待在绳栏里的时候,斯 摩奇一直都很开心。它兴致勃勃地看着围捕结束后发生的一切——满山遍野的马儿,一大群发出怒吼声的牛,还 有漫天的尘土,这些都让它心跳加速。它不知道作为一匹备用马自己能期待些什么,因为它无从知道围捕的整个过程是怎样的。

“杰夫,今天早上的围捕范围是不是很大?”

第三天早上克林特问了领班这个问题。杰夫明白克林特脑子里在想什么,所以他笑着看看克林特,回答道:“你去骑上你的斯 摩奇,克林特,我会安排你在内圈,这样它不会太累。”

斯 摩奇上阵时没有受到绳套之苦,因为在克林特出现的时候,它迫不及待地自动迎了上去。这在摇R牧场是一个例外。马儿们固然羡慕斯 摩奇能够受到优待,牛仔们也对克林特满心羡慕,因为很少有野马能够死心塌地地喜欢一个牛仔。

“今天早上你会把我全身的老骨头都颠散掉,对不对?”克林特笑着对斯 摩奇说。

斯 摩奇真的是这么做的。克林特才刚刚坐好,它就低下头,然后猛地跳了起来。跑在平坦的原野上,它的嘴里也不安分地大声吼叫着,就像一头吃人的野兽。在寒冷的秋天早晨,一匹精神抖擞的马这么做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克林特很高兴能帮斯 摩奇拂去圆圆的臀部上的尘土,而斯 摩奇也正为自己能让某个人摇晃不已而沾沾自喜。

“你最好省点劲,”克林特最后把斯 摩奇的头拉起来,告诉它说,“因为你回去前可能会累趴下的。”

离开营地大约有二十英里了,他们来到了一座小山丘上。杰夫像往常一样把牛仔们驱散开来,让他们绕成一圈往回跑,一路上搜寻牛群的踪迹。克林特和另外一个牛仔是最后一对散开的,他们沿着里圈把能看到的牛全都往回赶。

离营地还 剩一半路的时候,斯 摩奇注意到自己左右两边腾起了大片尘土,并且离他们越来越近。牛群向这边飞奔而来,牛仔们在后面追赶着,把它们和克林特这个小组围捕到的牛并到一处。接近营地时,所有的尘土都汇到了一起。一千多头牛被二十几个牛仔赶到了分流场,在那里四处乱转。

斯 摩奇觉得累了,它在漫天的尘土中堵截那些昏头昏脑的牛,一切似乎没完没了的。除此以外,背上装了马鞍的地方热得要命,简直难以忍受。虽然克林特不时地下来解开绳子,抬起马鞍,好让清凉 的空气在斯 摩奇的背上流通,但过不了多久它的背上又跟之前一样热了。斯 摩奇还 没习惯长时间戴着马鞍。

最后,他们到达了营地,克林特把斯 摩奇带到绳栏边,帮它解下马鞍,斯 摩奇这才感觉轻松不少。接着,克林特把它牵到小溪边,用清凉 的溪水洗去它身上的汗渍,这样一来,斯 摩奇立刻忘掉了第一次围捕的辛苦。当克林特把它放回到绳栏里时,它又觉得很轻松自在了。一会儿牛仔们过来挑新的马了,绳子又开始在空中飞来飞去。这时斯 摩奇不再像以前一样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它感觉自己已经出过力了,所以不会再套到它。离它几英尺远的佩科斯 被套中,拉了出去。之后所有未被套中的马又全被放了出去。但斯 摩奇稍稍停了停,因为它看到克林特正在给另外一匹马上鞍。它站在原地看着,可能在想这是为什么。直到牧工过来赶它,它才跟在备用马群后面来到了洼地上。

在遍布青草的土地上,斯 摩奇——这匹灰褐色骟马头一次因为有机会可以静静站着而感到开心。它已经正式干过活了,它感到自己不再是一匹还 没有完全驯服的野马。它甚至开始用洞悉一切的眼神看着那些牲畜,内心也萌生出某种想法:它和那个能够驾驭它的牛仔是一体的。它吃着青草,感觉自己对牛群已经很熟悉了,自己和那些有经验的老马已经可以平起平坐了。但它的这种自大的想法很快便受到了打击:那些年长的马根本不允许斯 摩奇靠近它们,它们仍然把它当成了一匹没有接受过训导的野马。

不过话要说回来,虽然斯 摩奇还 很幼稚,但它一心好学,就凭这点,也应该受到嘉奖。它的自信,以及克林特的认真教诲,这些都预示着它将有一个美好未来。

慢慢地,斯 摩奇能够判断出克林特每次出现的方位。他的马鞍总是搁在围栏外几英尺远的地上,每当他套中一匹马,他都会把马牵到那里。所以,每当斯 摩奇被关进围栏,它都会冲向那个方位,如果它觉得需要引起克林特的注意,它可以很轻易地碰到他的衣角,

马车队里平均每个牛仔都配备了十匹马,每天都要换上三批,这样算下来,每三天每匹马都能骑上四到六个小时,就这样,又要轮到斯 摩奇上场了。

克林特骑着它就围捕了三次,当它才掌握怎样驱赶牲畜时,就被提升成了“日间看护马”。当然克林特也多多少少为斯 摩奇谋了一点特权,要不它不可能这么快就升到这个级别,但看它做事一丝不苟的样子,就知道它肯定不会让克林特失望。

斯 摩奇提升的经过是这样的。一天,有一大群牛赶回来要分流,克林特想让斯 摩奇试试。斯 摩奇一跃而起,朝那些团团乱转的牲畜跑去,快接近它们时停了下来。克林特和斯 摩奇的任务就是不让那些被圈住了的牛逃脱。共同执行任务的还 有其他十二个牛仔,大多数骑的都是些经验老到的马,斯 摩奇注意到了这些,它的两耳之间突然一阵发痒,眼里闪过一道光。

正在这时,一头蛮劲十足的大块头野牛从队伍中蹿了出来,双目怒睁,闪过那些牛仔,往空地上飞奔而去。斯 摩奇当时正处在一种恍恍惚惚的兴奋状态下,它甚至都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头牛,只感到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就在那一瞬间,它感到脖子上的缰绳被扯了一下,于是立刻飞奔了过去。它只看了一眼就清楚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对方不过是一头普通的野牛,它必须要把那头牲畜逼得掉头。

它很快就做到了这一点,那头野牛被闪电般地赶回了牛群。克林特目睹这一切,脸上露出了极为满意的笑容。而斯 摩奇呢,它看起来仍然精神抖擞,甚至有些得意洋洋。似乎在告诉大家,只要有牛蹿出来,它立马就会追上去,除非那牲畜从其他牛仔身边逃开。

从那天开始,把围捕来的牛群赶到分流场,并且在白天看管好它们,成了斯 摩奇的工作。克林特也会在私底下给斯 摩奇找乐子。他会趁杰夫带着其他牛仔去围捕时,找到几头令他深恶痛绝的牲畜,用绳子缠住它们,让斯 摩奇开心地把它们翻来翻去。

有时候牛群也会想吃点草,而不会试图逃跑或分散开来,这时候克林特会骑着斯 摩奇来到一座小山丘上,那里可以看到整个牛群。他会跨下马,摊手摊脚地躺在地上,很放松的样子。而斯 摩奇呢,它就站在旁边,一只眼留意着克林特,另一只眼留意着牛群,还 不时地拿尾巴赶赶苍蝇。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