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牧牛小马斯摩奇

目录
优优微信公众号:uuzuowen
主页 > 课外图书 > 牧牛小马斯摩奇
第九章 为权利而战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九章 为权利而战

阳光明媚的秋日作着最后的抵抗,仍然敌不住冬天的进攻,败下阵来。雨越下越冷,有一天终于夹着雪往下落。原本尘土飞扬的路上变得泥泞不堪,缠卷起来的甩绳僵硬得就像钢缆,马鞍和鞍褥也都湿湿冷冷的,比以往重了很多,套到身上的时候,那些冻得直发抖的马全都忍不住弓着背跳起来。

牛仔们裹着长长的黄色防水衣,开始盘算能领到多少薪水了,不过也有一些人没顾得上想这些。秋季围捕已接近尾声,牛仔们踩着满脚的泥泞来回穿梭于炊事马车和绳栏之间,袜子和睡床都湿乎乎的,晚上得值两个小时的班,冻得瑟瑟发抖,白天要给顽劣粗野的马套马鞍,然后骑上马走在连人都站不住的滑溜泥泞的路上,心里直担心它们一边叫一边跳的还 能不能站稳。面对这些,他们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在大自然正尽其所能把外面变成悲惨世界的时候,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升起炉子,把身子烤得暖乎乎的,在软和的床上躺下来,最好还 有一些杂志能够读一读。

最后一头肉牛被送上了摇R牧场的另外一个马车队,运走了,杰夫的牧群里就只剩下了母牛和断奶的小牛犊,还 有需要过冬的马群。

“再过一两个星期我们就可以看到主牧场的大门了。”杰夫有一天跟大家说。但这句话说早了。过了漫长的三个星期.大家才开始赶着牲畜们上路,扎起了最后一个营地,那时地上已经有了六英寸高的积雪。

“斯 摩奇,等一下,让我先坐上去,好吗?”

是克林特在说话,他正试图拉住斯 摩奇,好把脚踩到马蹬里,但是他穿得太厚实,腿脚似乎有

点不听使唤。而斯 摩奇在一旁已经冻得受不了了,它背上的雪凝成了冰,要先处理掉,然后才能套上马鞍。它只想低下头弓背跳起来,这样好暖和一点。

克林特才跨到一半,斯 摩奇就猛地跳了起来。但克林特并不介意,他也冻得够呛,如果这样可

以让他的血液循环起来,他还 是很乐意的。

克林特任由斯 摩奇在原地一次次绕着圈,尽其所能做着各种腾跃弓身的动作。他骑在马背上,跟着斯 摩奇腾空落地,放声大笑,不时瞥到其他的牛仔骑着马在白色的雪地上疾驰而过,往下跑去。

到了围捕的最后一天,一切都准备好了,厨师坐在马车座位上,拽住了牛仔们递给他的缰绳,大喊一声,吓得早已惶恐不安的马群迈开大步跑了起来,朝主牧场跑去。

终于看到牧场大门了,大家一阵兴奋,尤其是看到天上彤云密布,赶忙加快脚步,进了牧场。那些年纪稍大的牧牛马朝大围栏竖起了耳朵,它们知道这个时候看到围栏意味着什么,所以当牧工把它们赶进去时谁也没想逃开。那天晚上马群被带到了一大片草地上,第二天几个牛仔把它们赶拢来,带着它们穿过另外一个门出了牧场。

克林特主动请缨成为了那几个牛仔当中的一个——他想在斯 摩奇被带去过冬前再看它一眼,同时也想看看那边的条件怎么样。中午时分他们到了牧场边上,克林特骑着马跟在马队的后面,看到有草从六英寸深的雪地里冒出来,感到非常欣慰,他还 注意到可供马休息和御寒的地方,溪谷四周长着浓密的柳树,这为马提供了很好的遮挡。

克林特停下来,两百匹马被驱散开去。他的眼睛最后一次从熟悉的马背上扫过,以后,就要等到来年春季围捕时才能再见到它们了。马群中很多马他都驯过,而且还 给它们起过名字,从最开始的桀骜不驯、野性难改,到最后把它们训练成杰夫手下最好的牧牛马,他对每一匹马都了解得清清楚楚。

一匹蜷缩着脖子的栗色大马进入了他的视线,那马叫“野猪猎犬”,克林特还 记得它当初宁愿自杀也不愿让人骑到它背上,而现在它可只想杀人,弄死几个牛仔才好。他又看到了一匹长着罗马人鼻子的高头大马,那头马可是个麻烦精,刚开始的时候它怎么也不会跳,后来克林特把绳子系到它尾巴下面,它才总算开窍,自此就突然喜欢上了弓背跳跃,现在它的这个喜好可是远近闻名。

每一匹马都让克林特陷入回忆,让他的脸上浮现出不同的表情。一匹鬃毛又粗又浓的黑色大马朝他这边看过来,喷了喷响鼻。看到它,克林特马上想起了一个悲惨的往事——曾经有一个牛仔在给它解马鞍时,被它踢了个稀巴烂。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不过很快有匹马从马群中冲了出来,像阳光一般把他愁云密布的思绪赶得远远的,那正是斯 摩奇,它离克林特骑马站着的地方不超过十五英尺。

看到斯 摩奇,克林特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立刻跨下马朝它走去。但他用不着走完全程,因为斯 摩奇一看到他就丢下了身旁的佩科斯 ,嘶叫着朝克林特迎了上来。

“你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家伙。”克林特说着,摸摸已经来到他身旁的斯 摩奇的脑袋,来回揉搓着。

“好了,斯 摩奇,这地方还 真不赖,起码不会让你掉膘。”克林特又去摸斯 摩奇的肋骨,脸上绽开笑容,“不过如果你再胖下去,可真要一无是处了。”

斯 摩奇跟着克林特转身,来到了他的马跟前。克林特说道:“你已经预感到我们要分开一段时间了,是不是?没关系,老伙计,来年开春的时候我会第一个来看你的。”

克林特在上马前再次停了下来,摸了摸斯 摩奇的身子。

“好了,斯 摩奇,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多保重。”

斯 摩奇看着克林特上马,消失在山的另一边。它嘶鸣了一声,站在那儿望了很久,直到确定克

林特已经离开,才掉头往回走,回到了佩科斯 身边。

冬天来了,整个原野覆盖上了跟往年差不多厚的雪,冰冻和寒风不断侵袭。丛林狼饥饿的嚎叫声在原野上回荡,除了偶尔逮到一两头不听话的小牲畜,它们几乎一无所获。马儿和牛儿都养得壮壮的,累了一天的牧工晚上可以踏踏实实睡上一觉,不用担心怎样才能带着它们躲开狼群的袭击。

斯 摩奇适应了恶劣的天气,长得膘肥皮厚,全身裹了一层长长的毛。它瘦了几斤,但它再瘦个几十斤都没问题。草料很充足,虽然要稍稍刨开雪地才能找到,但斯 摩奇正好趁此机会活动活动筋骨,刚好让自己全身的血液保持畅通。

冬天一个月一个月地过去,马群从这个山脊晃荡到那个山脊,从这个御寒的地方换到下一个地方,没有什么事破坏牧场上的宁静,只除了一匹长着又粗又浓鬃毛的大黑马——就是那匹把一个牛仔踢得去见了上帝的黑马——想蹭过来跟佩科斯 作伴。对它的举动斯 摩奇和佩科斯 倒也不是完全抗拒,因为它们浑身是劲,正愁没地方使呢。

那匹大黑马似乎对佩科斯 很有好感,而同时又很不喜欢斯 摩奇。一开始佩科斯 保持中立,不明白为什么那匹黑马总想把斯 摩奇从自己身边赶跑。斯 摩奇没有因为这点事就跟黑马干架,但也气得够呛,立志捍卫自己的领地。就这样过了一两天,那匹黑马时不时地会向斯 摩奇冲过来.像要把它撕成碎片——它的气势咄咄逼人,但斯 摩奇可不是无能之辈,它几乎寸步不让。

那匹黑马年纪比斯 摩奇大一倍,更懂得角斗的技巧,而且比斯 摩奇重一百磅。这些优势在它与斯 摩奇的斗争中有所显现,比如斯 摩奇的身上时不时地会被扯掉一两块皮,不得不飞奔逃开。但也仅此而已。而且佩科斯 也开始注意到这一切,它觉得那匹黑马侵占的领土太多了,开始讨厌起它来。

于是,当那匹黑马垂下耳朵,再次朝斯 摩奇冲过来,想把它撕裂时,有什么东西从另一侧袭击了它,让它四脚离地,越过了斯 摩奇,头朝下摔到了地上。它从雪地里沮丧地爬了起来,摇摇头,注意到斯 摩奇和佩科斯 正凶神恶煞地瞪着自己,等着它再次冲上去。它赶忙掉转尾巴,知趣地离开,开始找寻更欢迎它的伙伴。

不过,不知那匹黑马是顽劣成性,还 是傻到了家,或许是它不能相信昨天发生的一切,第二天,它又试图插进斯 摩奇和佩科斯 中间来。在它还 没靠近斯 摩奇的时候,佩科斯 首先看到了它。角斗开始了。佩科斯 不是黑马的对手,但它仍然勇敢迎战。正当双方打得难分难舍,冻雪四处乱溅的时候,斯 摩奇就像一枚重磅炸弹一样加入进来,把黑马打得毛皮乱飞。黑马困难地躲开飞舞着的蹄子和锋利的牙齿,一溜烟朝马儿较少的地方逃走了。

次日,它出现在了“野马帮”中。这个“野马帮”包括“野猪猎犬”(就是那匹蜷缩着脖子的栗色大马)、长着罗马人鼻子的惹事鬼,以及其他一些顽劣不堪的马。它跟这些马为伍倒也算物以类聚。

日子一天天长了,天气也变得暖和了,积雪开始结成块,慢慢融化,不久光秃秃的地面露了出来。斯 摩奇和佩科斯 开始觉得身上发痒,于是忙着互相抓挠,从脖子开始,沿着脊椎一直抓到肩膀,再到臀部,然后再从后往前抓。大团大团长长的冬毛因为它们的抓挠开始往下掉。光这样它们仍觉得不够,还 要在地上打滚,以便更快地去除冬毛。最后,它们身上露出了覆盖着短毛的缎子般光滑的皮肤。

青青的嫩草大片大片地蹿了出来,溪流因为融化的雪水而涨满,春天来了,阳光和暖洋洋的春风重回大地。

马车队的厨师重新擦起了装炊具的箱子,牛仔们一个个从四面八方赶了回来,追不及待地准备开始春季的活。有一些牛仔干完上个秋季的活就遣散了,没再回来,新的牛仔来到牧场,和杰夫交谈几句后补上了他们的空缺。

克林特整个冬天都呆在牧场的一个营地上,照常领着工资。当原野上的雪开始融化,露出光秃秃的土地,而那些瘦弱的牲畜也不再需要看护时,他把铺盖一卷,放到了马背上,骑着另一匹马朝主牧场进发。

斯 摩奇正在一个向阳的山坡上吃草,吃草的间隙偶尔抬头看看四周。这一次,它的视线越过山头,看到有个人正骑马往这边来。

斯 摩奇喷了个响鼻,撒腿从山上跑了下来,到了佩科斯 和其他的马儿吃草的地方,告诉它们有人来了,赶紧逃开。马儿们听从了斯 摩奇的警告,全都拼命跑了起来。当那个牛仔出现在它们几分钟前所在的山头上时,它们已经离他一英里了。

那个牛仔悄悄地朝它们逼近,绕了好大一圈,才赶着它们朝主牧场大围栏的方向奔去。

阳光照在那匹领头的灰褐色马光滑的背上,那牛仔看着,脸上绽开了笑容。虽然他和那匹马之间隔了半英里,但他非常肯定那匹马就是斯 摩奇,因为阳光只有照在斯 摩奇的身上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光。当然,也只有斯 摩奇的动作才会这么漂亮。

“我告诉过你,当春天到来的时候,我会第一个来看你的。”那个牛仔一边放慢马的速度,一边说道。

从看到斯 摩奇开始,克林特在马群后面整整追了二十五英里,累得够呛。接近主牧场的围栏时,他终于追了上马群,把它们径直赶到围栏里,关上了大门。

“你不认识我了?”克林特对在围栏里绕着圈的斯 摩奇说,然后又自言自语道,“可能它都不知道是我。”

克林特没得说错,长达几个月的自在生活让斯 摩奇又回到了原始野性的生活状态,乍一眼看到克林特,它只知道那是一个人,这让它感到惶恐不安,它要先平静下来,然后才能慢慢意识到这个人是谁。

克林特跟它说话的时候,斯 摩奇眼里闪着怒火,呼哧呼哧地喷着响鼻,想找地方躲起来。但克林特一直没有停止跟斯 摩奇的对话。斯 摩奇来回跑着,听着克林特的声音,似乎慢慢感受到了某种遥远得已经快忘掉的东西。有一两次它停下来看看克林特,然后再跑开,但动作越来越舒缓,脑子也越来越清楚了。

它再次停了下来,垂下脖子,耳朵直直地往前伸,眼里闪着光,面对围栏那边正静静站着跟它说话的克林特。

“你这可恶的小马儿,”克林特说道,“我们是不是得重新认识一遍啊?到这边来,让我摸摸你的脑门,这样你就能想得起来我是谁了。”

斯 摩奇没动,但它也没走开,仍站在原地,听着克林特说话。克林特一边继续往下说,一边看着它。斯 摩奇脸上的神情渐渐没有那么狂野了,它的本能在呼唤它离开这里,但它的记忆深处有什么东西更有力地牵绊住它,让它站在那儿没动。

克林特一边说着话,一边慢慢朝斯 摩奇靠近,最后,他离斯 摩奇就几英尺了。他慢慢抬起一只手,停在了离斯 摩奇的鼻子几英寸的地方,斯 摩奇看着那只手,喷了喷响鼻,但很快它伸长了脖子,小心翼翼地凑上去嗅了嗅。它又喷了喷鼻子,把头别开了,但不久它又凑上去嗅了嗅,它喷响鼻的声音一次比一次轻,最后,斯 摩奇允许那只手碰触它的鼻孔。手指在它的鼻孔上轻轻地揉搓了一会儿,然后慢慢沿着鼻子往上,摸到了它的额头,很快又摸到了它两耳之间的脑门。五分钟以后,斯 摩奇就跟在笑容满面的克林特身后满围栏转了。

围捕用的马车全都收拾干净了,该装的东西也都装好了,只等出发上路。备用马队的马已经挑好,每位牛仔的马也都分好了,杰夫扫视了一下整个车队,挥挥手,一扯缰绳,马开始跑了起来。整个车队跟在后面。马车、牛仔、备用马队,挨个出了牧场大门。

春季围捕开始了。

那一年,斯 摩奇学到的东西特别多。当又一次秋季围捕结束,克林特解下它身上的马鞍,准备送它到过冬的牧场去时,看到它左右两边的肩部各出现了两个白色的小斑点,连毛也是白色的,大小跟一枚硬币差不多——那是马鞍留下的印痕,是它出色的表现赢得的奖章。

与此同时,它的眼里闪着睿智的光芒,因为它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已经有了足够的熟悉和了解,几乎已经赶上那些老牧牛马了。

斯 摩奇良好的表现记录上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它喜欢跳。每天早上它都要跳上一两回,有时候跳得还 特别厉害——这完全取决于天气有多冷——但克林特似乎并不介意,反而试图让斯 摩奇保持它爱跳的习惯。

他经常说:“一匹马要是连跳都不会,也就没什么用了。”

克林特不想让斯 摩奇改掉这个坏习惯还 有其他的原因。夏天,老汤姆·贾维斯 ——摇R牧场的监管人,也是牧场场主之一,来到车队呆了几天,想看看他手下的牛仔们是怎样围捕牛群的。老场主大老远来到牛场视察工作,牛仔们干活更带劲了,也少不得挨些批评。有一天,老汤姆出现在了分流场上,当时斯 摩奇也在。

克林特才骑着斯 摩奇走到牛群边上,就感觉到这个头发灰白的老家伙一直盯着斯 摩奇,眼里似乎再也装不下其他东西,这让他的背上掠过一丝不安。克林特知道老汤姆一直想要一匹好马,却总也不能如愿。他也听说过很多次老汤姆因为买不起马而擅自把牧场的马占为已有,差点被抓去坐牢——当然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但这个老家伙心里对这事总耿耿于怀。

不过斯 摩奇是属于克林特的。克林特骑着斯 摩奇开始冲赶牛群,这非常考验一匹牧牛马的能耐,而斯 摩奇自然是尽力表现。当看到那匹灰褐色骟马的表现时,老汤姆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克林特越发警惕,只想在老场主走到他跟前提出跟他换马之前赶紧把斯 摩奇藏到什么地方去。他担心斯 摩奇表现得太抢眼了,所以从牛群中出来时,他绕了个圈,离老汤姆远远的。

但老汤姆是整个牧场的场主,只要在他的地盘上,他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一头阉牛蹿了出来,老汤姆骑马跟了上去,逼它围着牛群转圈。当他把那头牛赶回去,停下马时,他和他一直盯着的斯 摩奇之间只有一小段距离了。

克林特吓了一大跳,嘴里骂了几句脏话。看到有牛蹿出来需要堵截,他也尽力不让斯 摩奇上前去,甚至想放几头牛逃走。但这么做要不让人识破可真不容易,而且,天真的斯 摩奇还 是一心想把牛群控制住。

那一天接下来的时间里,克林特一直忧心忡忡,晚上都辗转反侧,一直在想怎么才能躲开那个老汤姆。如果老场主真的提议跟他交换马匹,那真是要了他的命了。不管老场主给出什么条件,他都不会拿斯 摩奇去换的。

在真正的牧牛场里,如果一个牛仔的马被换走,那么这个牛仔就要辞职或被解雇,换句话说,这是一种侮辱,只要是真正的牛仔都会拒绝,这是一种不成规矩的规矩。

对于牧场来说,克林特是个有用之人,但对于老汤姆来说,一个牛仔并不是很重要,尤其是这个牛仔还 挡着他不让他得到想要的马。

第二天,老汤姆直接走到克林特面前,毫不犹豫地开了口:“我想试试你昨天骑的那匹灰褐色马。”他以为克林特可能会很乐意,于是继续说道:“如果我真喜欢上它,我会拿我的棕色马切科跟你交换,它是我在主牧场上找到的最好的马。”

克林特气得脸色发青,眼里闪着怒火:“哈!你不能骑斯 摩奇。”

“你倒说说我为什么不能。”老汤姆道,脸色也变得铁青。

“因为你骑不了。”克林特回答道,“你给它上马鞍都上不了。”

当时克林特真想辞职不干,到其他牧场找份活。但一想到这样就再也见不到斯 摩奇了,他马上急中生智想出了另外一个主意——他可以先把老汤姆激怒,让他在这样的情绪下去驾驭斯 摩奇,那么他和斯 摩奇就都还 有机会。

“我倒要让你看看我能不能给那匹马上鞍。”老汤姆气得口吐白沫,“我驾驭过的野马,你都进不了它们的栏!”

“是啊,”克林特露出嘲讽的笑容,“只不过那是老早以前的事了,现在碰上那样的马,你不认

老也不行喽。”

老汤姆瞪了克林特一秒钟,脸上露出一副铁了心的样子,开始忙开了。他走到自己的马鞍跟前,把绳子解下来,打好绳圈,然后嗖地甩了出去,绳圈在空中划过的声音十分响亮。

一下子被突如其来的绳圈套住的斯 摩奇大吃一惊,怒吼了一声,跳了起来。老汤姆被它拖着移动了几步。他打了个手势,于是两个牛仔笑着过来帮他的忙了。

克林特站在场外,紧张地看着这一幕。他卷了一根又一根的烟,但每次刚卷好就扯断了,一根都没抽。他看到斯 摩奇被绳子拉得气都喘不过来,看到斯 摩奇眼里流露出的恐惧,心疼得不得了。但他同时也注意到斯 摩奇眼里还 有别的东西,那是斗志。在斯 摩奇的眼睛里,斗志更胜过恐惧。一看到这个,克林特心中又燃起了希望。

“什么时候起牛仔要靠他人的帮助才能用绳子套住马,给它上鞍?”克林特朝老汤姆大声喊道,“待会儿你是不是希望有人来帮你骑到它背上去呢?”

这话正中要害,老汤姆扯了下拴着斯 摩奇的绳子,算是回答。他知道应该对马儿温和些,但他已经完完全全发狂了,他真想毙掉一个牛仔泄泄愤,但现在他把怒火全发泄在了斯 摩奇的身上。

他挥挥手让那两个上前帮忙的牛仔退下了,他要向克林特和其他牛仔证明他还 有这个实力。他再一次甩出绳圈,套住了斯 摩奇极具杀伤力的前蹄。斯 摩奇知道反抗绳子是没有用的,它静静地站在那儿,知道很快机会就来了。生皮做成的脚绊紧紧套在了它的前腿上,缰绳也套到了它的头上,老汤姆伸出手够着了马鞍,然后放到它背上,绑上了束带。

“你爬上去之前最好祈祷一下。”克林特一边用话刺激老汤姆,一边暗暗希望他能适可而止。但老汤姆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拉起护腿上的带子,把帽子紧紧往下拉了拉,内心仍然发狂得想把钉子咬断。然后,他解开了套在斯 摩奇前腿上的脚绊,紧紧一抓缰绳,爬上了马背。

斯 摩奇回头看着那个陌生人爬到它背上,同时感到脖子上的缰绳紧了一下,知道一切都已就绪,是到了它发威的时候了。它低下头,跳了两下,刚刚热了个身,就感到马鞍上的人摔了下来。不过它还 是继续跳了几下,然后停住了。

克林特走到斯 摩奇跟前,一只手摸着它的脖子,笑得嘴都合不上。

“干得好,老伙计,”他对斯 摩奇说道,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正从地上爬起来的老汤姆,“还 想再试试么?”

“我会的,你等着瞧吧。”老场主回答。

“好吧,”克林特说,气又上来了,“那你尽管去吧,把你那愚蠢的脖子摔断最好。这儿水牛打滚的坑可多得是,刚好可以把你埋了。”

老汤姆走了过去,从克林特手里一把夺过缰绳,准备再次跨上马鞍。但这次还 没等他坐好,斯 摩奇就低下头冲了出去,把他摔到了另一边的地上。

老汤姆还 想再试时,杰夫·尼克斯 插了进来,劝他不要再冒险了。

“每次有人骑到它背上,它都会跳起来。”杰夫告诉老汤姆。

老汤姆知道自己无能为力,但这并没有让他觉得好受些,相反,心里的怒火和尴尬憋得他气都喘不过来,需要通过某种方式发泄一下。当他看到跟斯 摩奇站在一起的克林特时,马上用手指着他,大声喊道:“你被解雇了,我会找人来教那匹马学乖点,你越早离开牧场越好!”

克林特只是对着老汤姆咧开嘴笑着,这让他越发恼怒欲狂,正在这时杰夫插话了:“在这里雇用谁解雇谁我说了算,汤姆,只要我在你手下干活,我就不会放弃我的权利。”

老汤姆转过来面对杰夫,野兽一样地大吼道:“那好,你也可以离开了!”

老场主已经整个失去了理智。然而当他走开去牵另一匹马时,他开始觉得自己做得太过分了。

但老汤姆不想让步,至少不是这会儿。他骑上马,挨着杰夫的身子过去,好让杰夫听到他说的话:“你和克林特可以到牧场总部来,我会留出时间接见你们的。”然后又跟另一个牛仔说:“你暂时接管马车队,回头我会再派个领班来。”

老汤姆骑在回牧场的路上,风呼呼吹个不停。当他到达牧场,打开大门时,心里有了一个全新的想法——明天一早他就骑上一匹精神饱满的马,赶回马车队去挽回这一切。

他解下马鞍,往牧场的大房子走去,却诧异地发现杰夫和克林特早已等在那了。他走上前去,但一点没流露出他想挽留他们的意愿。

简单打过招呼后,杰夫开口说话了:“所有牛仔要我转告你,如果你要给我结算工资,那你也请给他们结算工资。我对此很抱歉,我也尽力劝过他们了,但没有用。如果我离开,他们也全都会辞职。”

老汤姆领着杰夫和克林特进了大房子,一句话也没说。他走到客厅中央的一张大桌子旁,回过头看着杰夫和克林特,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道:“好了,杰夫,我很高兴听到这样。一个人要想把活干好,必须得跟他喜欢和信任的人共事。是的,我很高兴听到你刚才所说的话,但问题是现在你被解雇,随时可以走了,对不对?”

“是的,”杰夫回答道,“我一拿到工资就走。”

“嗯,有没有可能重新再雇你?我可不能放你这样一个领班走,杰夫。”

杰夫考虑了一会儿,看了看克林特。老汤姆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接下去说道:“当然,我没有权力决定雇用还 是解雇你的手下,所以克林特根本没被解雇,他可以继续为你工作。”

三个人互相握了握手,表示和解。第二天早上,当杰夫和克林特动身回车队去时,老汤姆亲自来送他们离开。

“克林特,你不用再担心你那匹灰褐色的马了。”老汤姆说,“我永远不会想要它了。”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