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我的狼妈妈

目录
优优微信公众号:uuzuowen
主页 > 课外图书 > 我的狼妈妈
第二章 那只车轮好大好大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白歌,多吃点儿。”妈妈把一大块裹着黄瓜和火腿、蘸了甜面酱的煎饼递给我,微笑着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下班后买蛋糕回来,给你庆祝。”
  “谢谢妈妈!”我咬了一大口煎饼,“真好吃!”
  “多吃点儿,这样你才会很健康。”妈妈乐呵呵地说。
  我撇撇嘴:“可是妈妈,我的嘴唇颜色还 是这么紫。”
  妈妈望着我,认真地说:“你的病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从小到大,这样的话妈妈已经重复了至少几百遍。但每一次听,我都会感觉到温暖和希望。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有先天性心脏病,都知道我的嘴唇是紫色的,都知道我走一段路就必须蹲下来休息片刻,甚至都知道我只有妈妈没有爸爸。
  不可否认,妈妈对我真好。可是,光有妈妈是不够的,我多想有个爸爸啊。
  “妈妈,我为什么没有爸爸?”我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其实这个问题我几年前就想问了,一直不问是怕妈妈为难。
  妈妈愣了一下,眼睛里掠过一丝不安,然后闷着头继续吃早饭。
  “妈妈!”我不放过她。
  妈妈放下筷子,抿了抿嘴唇,神色有些严肃地说:“晚上告诉你吧!”
  于是我的心跳加速,我期待晚上的到来,同时又非常害怕。妈妈会不会告诉我,爸爸已经死了,或者他跟别人的妈妈结婚了?再或者,我从来就没有爸爸。哦,这是不可能的。
  一整天我都精神恍惚,魂不守舍,还 当众回答错了两个问题。更可笑的是,音乐课上竖笛考试,老师让我吹《雪绒花》,我竟然吹了《送别》,大家笑我耳朵有毛病。
  下课的时候,季乐拉发现我不对头,走过来拍我的肩膀。
  “白歌!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我们可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很想跟她说些什么,可是说什么呢?在晚上到来之前,我什么都不知道。
  “明天,”我说,“明天我有事情告诉你。”
  季乐拉的好奇心发作了:“现在就说吧,我现在就想知道!”我摇头。
  她对我吐舌头。
  快要放暑假了,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一天比一天怪。早上出门还 好好的,到了下午放学时竟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我和季乐拉都没有带雨伞,只能傻傻地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里等家长来接。
  这时候,时光走过来,伸出一把长柄的广告伞,说:“你们用吧!”
  “嘿嘿!”我和季乐拉相视一笑。
  这家伙是我的同桌,长得高大帅气,还 有侠士心肠,女生都喜欢他。
  “可是,你没有伞怎么回家?”季乐拉很细心地问道。
  时光很潇洒地摸摸脑袋:“我自有办法!”
  说着,他就跑开了,高大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我和季乐拉本来不同路,但为了合伞,我决定绕道先把她送回家,然后自己再回家,因为她家比我家近。
  我们相互搂着肩膀,走在如注的大雨里。走累了,我要蹲下来休息,季乐拉就搂住我的腰,让我靠在她身上。尽管我们都有一只手臂被雨浇湿了,但谁都不在乎。
  下大雨的天看上去有些灰暗。要是晴天,四五点钟应该是陽光灿烂的。
  把季乐拉送回家后,我就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了。我能不急吗?今天是我的生日,妈妈一定提前下班为我买好了蛋糕,还 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更重要的是,妈妈要告诉我关于爸爸的事情。
  我的脑子里全是关于爸爸的想象。
  于是,我的步子越迈越大,大雨把我的下半身全都打湿了。
  过马路的时候,我埋着头只顾往前奔。突然,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冲我飞驶过来,那黑色的车轮好大好大,似乎可以把我碾得粉碎。我痛苦地闭上眼睛。那一刻我才知道,人和天堂的距离原来那么近。
  就在那一刹那,我的身体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猛地被推到了一边。倒在地上的瞬间,我听见越野车刺耳的刹车声,还 听见砰的一声巨响。
  我知道出大事了!
  我迅速爬起来,看见在那只巨大的黑色车轮下面,斜躺着一具血淋淋的无法动弹的身体。那身体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我不顾一切冲过去——“妈妈!”
  大雨很快冲刷掉了妈妈身上的鲜血。
  “妈妈!妈妈!”我扑在她身上嘶叫,“妈妈,你怎么啦?”
  警察很快赶到,有人冷冷地告诉我,我的妈妈死了。
  我央求警察把妈妈送进医院,他们说没用了。
  我愤怒地朝那个可恶的司机嚷:“你不是还 有好几个大车轮吗?快把我也撞死吧!你知道吗?妈妈是我唯一的亲人,她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
  我越说越激动,就冲过去撕扯他的衣服,还 用脚踢他的腿,完全失去了理智。
  如果不是有人把我拉开,我预备和那个司机同归于尽,如果我有那个能力的话。
  当我看见他们把妈妈的尸体装进黑色的袋子里,我的心脏猛地像被针刺似的痛了一下,腿一软,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雪白的床上,邻居胡爷爷和班主任赵老师一边一个守在我的床边。
  “白歌,你终于醒了!”赵老师激动地抱住我说,“你已经睡了十多个小时,现在已经是早上了!”
  我知道自己的心脏病复发了。
  “妈妈!我的妈妈呢?”我挣脱开赵老师,一下子跳起来,要去寻找妈妈。
  可是我浑身乏力,感觉头重脚轻,几乎又要晕过去。
  “木木!”胡爷爷急了,“你好好躺着,别乱动啊!你妈妈的后事有人操办。”
  我喊道:“妈妈,妈妈!让我再去看妈妈一眼!”
  我哭了很久,也闹了很久,坚持要出院看妈妈。可是胡爷爷和赵老师说怕吓到我,拦着我抱着我,偏不让我去。
  第三天,我被胡爷爷搀扶回了家。胡爷爷告诉我,妈妈已经被火化,骨灰已经安葬了。我知道,今后我能看见的,只有妈妈的遗像了。
  一进门,我就看见餐桌上有个漂亮的生日蛋糕,那是妈妈给我准备的。我扑上去,双手抱住蛋糕。我想哭,可我哭不出来,我哭不出来呀!
  哭不出来我只好喊:“妈妈!妈妈!妈妈!妈妈!”
  “妈妈,你放下蛋糕出门去接我吗?你知道我没有带伞对不对?你看见那只大车轮虎视眈眈地要把我碾碎,对吗?你怎么可以为了救我,一个人走了!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我撕心裂肺地喊,“我为什么走路那么不小心?我为什么要闯红灯?我害死了你呀,我的妈妈!”
  我终于又哭出来了,并且嚎嚎地叫着,连自己的耳朵都发出轰轰的抗议声。
  “可怜的孩子,”胡爷爷抹着眼泪说,“你要想开点儿!”
  我想不开,我想不开啊!原本美好的生活,就这么破碎了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我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世间,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残忍地拖累了妈妈。或者,我当初应该饿死在那冰冷的水泥台阶上,要不就干脆心脏病发作死去;再或者,被人送到福利院里……总之,不要和妈妈有半点儿瓜葛才好。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