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一千零一夜

目录
优优微信公众号:uuzuowen
主页 > 课外图书 > 故事书大全 > 一千零一夜
巴士拉银匠哈桑的故事(3)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他们跪下去又吻了吻地面,齐声回答道:“我们是七个神王,每人管辖着神、鬼中的七个种族,总共七七四十九个种族,均由我们统领。除此之外,我们还管辖游荡在山中的妖魔、地上跑的走兽、空中的飞鸟、水中的鱼鳖虾蟆。我们是拥有这根魔杖的人的臣下,听他吩咐,绝不违命。我们是你的奴仆,现在你需要做什么请下命令!”

听了他们的解释,哈桑夫妇和佘娃西大喜过望。于是哈桑说:“叫你们的手下出来,让我瞧瞧吧。”

“尊敬的主人啊,如果把他们叫出来,你们一定会害怕的。因为他们形形色色,肤色相貌和人类大不相同,有的有头无身、有的有身无头、有的像野兽、有的像飞鸟。如果你非看不可,我们这就让你看像怪兽的那些奴仆吧。尊敬的主人啊,现在你召我们来,需要我们做什么呢?”

“我要你们背负着我的全家以及这位忠实的老妇人立刻前往巴格达去。”

听了哈桑的命令,他们一个个默默不语,显出很为难的样子。哈桑问:“你们怎么不说话了呢?”

“尊敬的主人啊,圣贤苏里曼曾下令禁止我们背负人类,所以我们从没背过一个人,不让人骑在我们的肩、背之上。这样吧,我们给你招来神马,送你们回去。”

“从这儿到巴格达要走多久?”

“这段路程即使是轻装骑兵也要夜以继日地走七年哪。”

“我到这儿来时,还没走一年,这是怎么一回事?”哈桑诧异地问道。

“这是因为安拉的那些虔诚、智慧的信徒受到安拉启示,他们同情、帮助你的缘故;否则,你怎么也走不到这个地方,也不可能找到你的妻子。让你骑象赶路的阿卜督勒·滚都士长老,他让你三天走了三年的路程;还有吩咐黛赫涅叔背你的那位艾彼·勒威史长老,他也让你一昼夜走了三年的路程。这全是安拉的保佑。因为他们能借用真主的神力,他们是圣贤的后裔。此外,从巴格达到云山也有一年的路程,所以说从这儿到巴格达要走七年。”

哈桑听了这番话,惊奇不已,自言自语道:“赞美使我转危为安的安拉,赞美减时缩地的安拉,赞美惩恶扬善的安拉,是他帮助我征服困难,让我千里迢迢到这儿来和妻子见面的。现在我也搞不清楚,我究竟是清醒着还是在做梦?难道我喝醉了吗?”

然后他仔细打量那些神王,问道:“骑你们的神马,几天可以回到巴格达?”

“顶多只要一年时间就地了。不过,一路上需要经过无数陡峭的山峰、广袤的平原和荒凉干燥的戈壁、沙漠,而且要历尽千辛万苦,冒尽重重危险才能回去。所以,我们也不敢担保你们不被其他人迫害。也许他们会在其它魔鬼的协助下抓获你们,那我们也要受连累,他们会指责我们同人类狼狈为奸,带人类混入神王的禁地,冒犯神王,这我们可就担当不起啊。但是只要有你同我们在一起,那就容易对付了。真主既然让你到儿来,他也可以让你重返家园。不久的将来,他也许可以保佑你回到母亲身边呢。打起精神吧,相信真主会保佑你的。别担心,有我们护送你呢。”

“愿真主赐福你们!”哈桑十分感激,“请立刻给我备好快马吧。”

“是,这就照办。”他们回答完,一顿足,地面顿时裂开一条大口子,他们消失在地下。

不一会儿,他们再次出现,带来三匹鞍辔齐备的神马,每个鞍上搭着一个鞍袋,鞍袋的一边挂着水囊,一边装满粮食。

哈桑夫妻一人背着一个儿子,各骑一匹神马,佘娃西跳下瓦缸,跨上第三匹神马。他们三人结伴而行,踏上漫漫旅途。走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早晨,他们踏上羊肠小道,走向山区,口中念念有词地向安拉祈祷。

走啊走,不久,哈桑发现前面横亘着一座雄伟的高山,像柱子一样直冲云霄。他朗读几段《古兰经》,祈求安拉使妖魔退避。后来越走越近,高山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到了山脚下,才发现那座高山,原来是个精灵。它的头像王宫的圆屋顶,嘴像山洞,牙床像小巷,犬牙参差不齐,牙齿像石柱,鼻孔像铜壶,耳朵像盾牌,手像钢叉,脚像桅杆,高不可测,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哈桑吓得浑身哆嗦,立刻滚鞍下马,跪在精灵面前,只听精灵对他说:“哈桑啊,你别怕。这里是瓦格第一岛,我是这里的山神。我是真主信徒,我知道你们的来意和目的。见到你们,我便打算离开邪魔聚首的地区,找一处与世隔绝、人迹罕至的地方隐居起来,等待安拉的召唤。我要送你们一程,做你们的向导,带你们走出这个地方。我夜里才出现,你别担心,相信我吧。我跟你们一样,是安拉的虔诚信徒哪。”

这次有惊无险,哈桑听了,知道他是一个守护神,因而高兴地对他说:“愿安拉赐福于你,安拉保佑,你跟我们一块儿走吧。”

于是守护神在前面带路,大家开开心心,有说有笑,继续前进。

在途中哈桑与妻子畅叙离情。他们骑着神马疾驶如飞,一直走到天亮,他们才从鞍袋中取出食物充饥,吃饱后,继续赶路。守护神带的路,尽是鸟兽也到不了的偏僻小路。他们翻山越岭,跨越崎岖山路,不停地跋涉了一个月。到第三十一天,前面突然尘土飞扬,遮天蔽日,接着传来喧哗嘈杂的声音。哈桑吓得胆颤心惊,佘娃西回头对他说:

“唉!不得了啦,瓦格岛的追兵把我们包围了,我们就要被捉住了。”

“老人家,这该怎么办呢?”

“你快举起拐杖,击打地面吧。”

哈桑跳下马,举杖一打,地面裂开,七个神王一齐出现在他面前,毕恭毕敬地跪在他面前问候、祝福他,说:“主人不必担心,有我们在。”

哈桑有了救援,这才安下心来,说道:“鬼神的首领们,现在该你们大显身手了。”

“你和夫人、孩子和老人家退避到山上去,让我们来迎战。你们有真主保佑,我们一定会赢的,正义在你们这边。”

哈桑夫妇带着儿子和老太婆跳下神马,奔到山中躲起来。果然,前面是女王努拉·胡达统领的军队。她指挥着神兵,分左右两队摆开阵势,接着两军相遇,激战起来。在火光烈焰中,勇敢者横冲直撞,胆小鬼抱头鼠窜,神兵一直喷出火焰围攻。战到天黑,两军才停战,各自安营扎寨休息。

七个神王上山拜见哈桑,跪在他面前。哈桑高兴地迎接他们,祈祷他们打胜仗,问他们跟努拉·胡达女王激战的情况。他们说:“他们最多还能与我们相持三天。今天我们打了胜仗,俘虏了二千名敌军,杀死不少敌人。你放心吧,不必担心。”

神王报告之后,拜别哈桑下山,回到营中,命属下燃起篝火,整装待发,直至天明,这才率领部队,跨上战马,一鼓作气,潮水般杀向敌人,挥动兵器,不知疲惫地战斗,杀得敌人闻风丧胆,逃的逃,伤的伤,死的死,一败涂地。努拉·胡达女王和众神将全被活捉,其余的人一哄而散。这场战斗仅用了一整天,就告结束。

第二天早上,七个神王前来拜见哈桑,让他坐在一张镶珠宝的云石交椅上,并让他的妻子和佘娃西各坐在一张镶金银的象牙交椅上。等他们坐定后,这才把手戴镣铐的努拉·胡达女王和其他俘虏带上来听候发落。

老太婆一见女王,怒火冲天,大骂她:“臭婆娘!你为什么歹毒地折磨你妹妹?结婚又不犯法,她没有罪;伊斯兰教不许禁欲,婚配是先辈圣贤传下来的传统。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不惩罚你便罢,要惩罚你,我得准备两匹渴得要死的马,把你捆在马尾巴上,让它们拖着你奔到海边找水喝;我要让饿狗咬你的肉,把你撕碎,这样才能消我心头之恨呢。”

哈桑下令将俘虏全部处死,老太婆在旁跟着叫嚷道:“把她们都杀死,一个不留。”

努拉·胡达变成阶下囚,显得可怜、凄惨,哭哭啼啼地望着她妹妹娜伦·若玉,问道:“妹妹,这位如此能干打败我们还俘虏我们的人是谁?”

“这个伟大的人叫哈桑,不仅战胜了你们,而且还打败了鬼神,他是我们的主宰。他是凭这根魔杖和这顶帽子的威力把你们打得一败涂地的。”

努拉·胡达女王了解了详情,知道哈桑是如何救出他的妻子,便向妹妹苦苦哀求,请求饶恕。娜伦·若玉见她一副可怜相,转头对哈桑说:“你打算如何处置我姐姐?喏,她就跪在面前。她并没有对不起你,难道你忍心杀她吗?”

“她折磨你,这就够了。”

“她对不起我,我可以宽恕她。可是你已经达到目的,把我带走了,我父王内心一定非常痛苦,如果我姐姐再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老人家的境遇会变得更恶劣。”

“那你作主好了,你要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得到哈桑的默许,娜伦·若玉决定释放姐姐和俘虏。她命人解掉努拉·胡达和全体俘虏的镣铐,让她们重获自由。努拉·胡达女王走到她面前,抱着她痛哭流涕,说道:“妹妹,我曾经对不起你,你一定要宽恕我。”

“姐姐啊!这是命中注定,该我倒霉。”

于是姐妹两人坐在一起,妹妹向姐姐谈起她跟哈桑结婚的经过,哈桑为她而经受的种种艰难困苦,最后说道:“姐姐啊!这么英勇、对爱专一的人,安拉也在冥冥中支持帮助他,因此他能到我们的土地上,打败你的兵马,并逮住你们。像这样非凡的人,他应该有所善报呢。”

“妹妹,安拉作证,你说得对,他所经历的各种际遇,确实惊险离奇。他只是为了你才甘愿经受这些痛苦吗?”

“正是,一切都是为了我。”

最后,她尽力劝慰姐姐和佘娃西,劝她们和好,恢复过去的感情,而女王和老太婆也听从了她的话,重归于好。

哈桑十分感谢七位巨神和他们的兵马,送走他们,安歇过夜。

第二天一大早,哈桑夫妇与努拉·胡达女王一行人互相告别。哈桑举起拐杖一击地面,神王应声出现问候他,说道:“赞美真主!你平安无事了。你需要什么尽管吩咐,我们立刻照办!”

“愿安拉赐福于你,”哈桑表示感谢说,“请给我备两匹好马吧。”

神王们隐身入地,不一会儿便牵来两匹鞍辔齐全的神马。哈桑夫妇一人背着一个孩子上马,努拉·胡达女王和佘娃西也跨上战马,大家挥手告别,各奔东西。

哈桑夫妇带着孩子,心情愉快地跋涉了一个月,来到一座城市郊外。那座城市被森林河流环绕,他们在林中下马休息。突然,一队人马迎面而来。哈桑过去一打听,才知道来人是柯夫尔国王胡稣涅,赶忙上前,向国王致敬祝福。

国王下马,见到他非常高兴,陪他在树丛中坐着聊天。国王说:“哈桑,这次你去瓦格岛,都遇到些什么,快告诉我吧。”

哈桑把自己的奇遇,详细叙述了一遍。国王听了,十分惊喜,说道:“孩子,上瓦格岛去的人从来没有能活着回来的,你却是唯一的例外,真是奇迹。赞美安拉!是他一路护佑你哪。”

谈话完毕,国王起身上马,带哈桑夫妇进城,进到王宫里,视他们夫妻为贵宾,殷勤款待,送上许多美味佳肴,陪他们谈天说地,快乐地共处了三天,哈桑这才向国王告辞,携带妻子踏上归途。国王依依不舍,骑马亲自送他们走了十天,才返回城去。

哈桑一家人一路风尘,马不停蹄地继续走路,又走了整整一个月,到达一处遍地黄铜的地方,走到一个山洞前面。哈桑对妻子说:

“这个山洞,你以前见过没有?”

“我从没见过。”他妻子摇摇头说。

“这里面住着艾彼·勒威史长老,他对我的帮助可大了,就是他介绍我认识国王胡稣涅的。”于是他对妻子讲述了艾彼·勒威史长老对他的恩情。正好,此时艾彼·勒威史长老碰巧走出山洞,哈桑一见,立即离鞍下马,上前吻他的手。老人家喜出望外,祝贺他平安归来,带他们进洞去。他们坐下后,哈桑跟老人讲了自己到瓦格岛的经历,老人十分惊奇,问道:

“后来你怎么救出你妻子的呢?”

哈桑告诉他拐杖和帽子的魔力,老人听了,越发觉得不可思议,说道:“哈桑,我的孩子啊!全靠这根魔杖和这顶帽子,你才能救出你妻子的。”

“的确,那正是真主的安排。”

他们正在说着话,忽听得敲门声。老人开门一看,原来是阿卜杜拉·滚都士长老骑着大象来访了。哈桑赶忙出门迎接,紧紧地拥抱、祝福他。阿卜杜拉·滚都士长老高兴万分,祝贺他安然无恙地归来,于是三人对坐。艾彼·勒威史对哈桑说:“你把这次旅行的经过再讲给长老听听吧。”

哈桑点头,把他的遭遇又从头到尾详细叙述了一遍。阿卜杜拉·滚都士长老听了,说:“孩子,你用拐杖和帽子救了你妻子,现在它们对你用处不大了。你去瓦格岛是我们帮助的,看在我的侄女们——云山公主的面子上,我们曾帮助过你去瓦格岛,你可不可以把拐杖赠予我,把帽子赠给艾彼·勒威史长老,作为对我们的答谢呢?”

听了长老的请求,哈桑低头沉思片刻,不好意思拒绝,心想:“两位老人家曾对我鼎力相助,我上瓦格岛全是他们两人帮忙,没有他们的话,我也没有今天,也没法得到拐杖和帽子。”于是他抬头,欣然应允:“好吧,都送给你们。不过,老人家,万一我岳丈那个暴君带兵追来,没有拐杖和帽子,我就无能为力了。”

“孩子,别担心!我们在这儿替你守备,尽力保护你。如果你岳丈真派兵来打,我们会应战的,你尽管放心好了。”

听了长老的保证,碍于情面,哈桑忍痛把帽子送给艾彼·勒威史长老,接着他对阿卜杜拉·滚都士长老说:“老人家,劳烦你送我一程,等我回到家中,就把拐杖送给你。”

阿卜杜拉·滚都士长老非常高兴,欣然同意,他给哈桑预备了许多价值连城的珠宝财物。第三天,哈桑夫妇、阿卜杜拉·滚都士长老与艾彼·勒威史长老辞行,哈桑携妻带子,跨上神马,动身启程。

阿卜杜拉·滚都士长老一声口哨,一头大象马上从山后奔到他面前。他骑着大象做哈桑夫妻的向导,护送哈桑夫妻回家。带他们从捷径爬山涉水,离巴格达城越来越近。一路上,哈桑想到自己吃尽苦头,才救出妻子,不久就可以跟母亲见面了,心中万分感慨,不禁由衷地赞美安拉,对他的恩赐感激不尽,欣然吟道:

“也许安拉再次让我们聚首、相会,

我们就能永远相依在一起。

我将娓娓述说别后的相思之苦,

并告诉你们离奇古怪的遭遇。

我渴望跟亲人欢聚,

因为团圆是医治我的心病的良药一剂。

所有的一切都深埋在我心里,

欢聚时定向你们倾诉衷情。

我曾满怀情愁,

一度埋怨你们。

如今怨尤全都烟消云散,

心中只有无尽的喜悦。”

哈桑吟罢,抬头朝前远望,一幢绿色圆顶的宫殿隐隐约约出现在他们面前,巍峨矗立的云山也现出它的轮廓。阿卜杜拉·滚都士长老对他说:“哈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晚你就可以见到我的侄女们了。”

哈桑心中狂喜,大家下马,在圆顶宫殿里休息、用餐,然后继续赶路。还没到云山下面的宫殿,阿卜杜拉·滚都士长老的侄女们就欢快地迎了出来,欢迎、问候他们。长老对他们说:“侄女们,我对哈桑已尽心尽力了,帮他把妻子找回来了。”

姑娘们一齐涌到哈桑面前,拥抱他、祝贺他、为他欢呼,象过节一样兴奋快乐。哈桑的义妹小公主来到他面前,抱着他放声痛哭,诉说离别后的思念之情,吟道:

“自从离别的时刻,

我的心便恍惚不定,

心中不断闪现你的身影。

每当我闭上眼睛,

在梦中总和你形影相随,

你永远安坐在我的眼睛里。”

她吟唱着,泪如雨下,百感交集。

哈桑感动得掉下眼泪,说:“妹妹啊,我能有今天的幸福,首先应感谢的人就是你,愿安拉赐福于你。”于是他向姊妹们又从头到尾叙述了他的经历。包括:途中遇险;奇怪的见闻;跟女王作斗争以及自己如何获得魔杖和帽子解救妻子的经过;艾彼·勒威史长老和阿卜杜拉·滚都士长老请他转送魔杖和帽子的事情,碍于妹妹的面子而同意长老的要求等等,他都讲了一遍,最后他说:“妹妹啊!安拉作证,你自始至终同情我、帮助我,你对我的恩情我将永志不忘。”

小公主点头感谢他的好意,替他祈祷,然后走到娜伦·若玉跟前,跟她热情地拥抱,并把两个孩子搂在怀中,嗔怪地说:“长公主啊,难道你没有一点良心,忍心让他们父子分离,让他经历痛苦?你这样做,难道忘了夫妻的情份吗?”

“这是命中注定的经历。”娜伦·若玉笑道,“欺骗别人,自己会遭报应,安拉也要骗他呢。”

公主们摆上美味食品,大家快快乐乐地尽情吃喝。哈桑夫妻成了她们的贵宾,和她们在一起度过了十天,然后告辞。公主们送给哈桑许多金银珠宝,哈桑也把拐杖送给阿卜杜拉·滚都士长老,这才携带妻子踏上回家的路。

哈桑夫妻一路翻山越岭,经过荒无人烟的旷野,整整跋涉了两个月零十天,终于回到巴格达,来到自己家门前,哈桑一面敲门,一面大声喊道:

“母亲,我回来了!”

他母亲自他走后,坐卧不安,整日哭泣,为他担惊受怕,竟一病不起,躺在床上念叨着儿子的名字,终日郁郁寡欢。这会儿她正睡在床上,呻吟不断,忽然听到儿子的喊声,半信半疑地强撑着来到门前,开门一看,儿子、儿媳和两个孙子都伫立在门外,于是大喜过望,叫了一声,便栽倒在地,昏了过去。哈桑赶忙端来冷水,把母亲喷醒,母子俩抱头痛哭。

哈桑和妻子扶着母亲走进屋去,吩咐随从把金银珠宝抬进屋,放好。

他母亲亲热地拥抱儿媳,问候祝福一番,然后对她说:“我亲爱的媳妇啊!如果母亲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我向安拉忏悔过了。”接着她转身对哈桑说:“儿啊,你这一去怎么这么长时间?”

哈桑把自己的经历、奇遇从头到尾又详细叙述一遍。他母亲听后,对儿子的传奇经历惊诧不已,激动得昏迷在地。哈桑赶忙救醒母亲,她抽抽噎噎地说:“儿啊,可惜你把拐杖和帽子送给了别人,不然的话,你可以借它们的神力来统治天下呢。不过,赞美真主、感谢真主,你们夫妻和孩子总算团圆回家了。”

哈桑母子久别重逢,一家人终于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畅谈了一个通宵。

第二天,哈桑穿上华丽的衣服,来到集市上,买了奴仆、衣物、首饰和精美的家具陈设,并在各地广置田园屋舍,从此一家五口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为众人所羡慕。

注①乌勾叶:埃及重量单位。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