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页

永远讲不完的故事

目录
优优微信公众号:uuzuowen
主页 > 课外图书 > 永远讲不完的故事
13  夜森林蓓蕾林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月亮之子,我来了!”巴斯蒂安轻声地又对着黑暗说了
  一遍。他感到,这个名字使他浑身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甜美、欣慰的力量。所以,他接连又自言自语地重复了好几遍:
  “月亮之子!月亮之子!我来了,月亮之子!我已经在这儿了。”
  但是,他到底在哪儿呢?
  他连一丝光线也看不见,但是,围绕着他的再也不是顶楼储藏室里那种冰冷的阴暗,而是一种使他感到安全、幸福,温暖而又如同丝绒般柔软的黑暗。所有的恐惧与压抑都离他而去。他所能回忆起的恐惧与压抑的感觉恍若隔世。他的心情轻松、愉快,他甚至发出轻轻的笑声。
  “月亮之子,我在哪儿?”他问。
  他再也感觉不到他身体的重量。他用双手向四周摸索,这才知道自己是在空中飘浮,因为他的脚下既没有垫子,也没有坚实的土地。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美妙的感受,一种彻底解脱和享有无限自由的感觉。前曾经使他感到压抑和负担的那些东西,现在再也不来烦扰他了。
  难道他是在宇宙尽头的某个地方飘浮?但是,宇宙中是有星星的,而他则看不见类似的东西。四周只是一片柔软细腻的黑暗。他感到如此的幸福,在他的一生中还从未有过这样的幸福之感。也许他已经死了?
  “月亮之子,你在哪里?”
  这时候,他听到有一个像鸟儿般柔和的声音在回答他。也许,这声音已经回答了好几次,而他却没有听到。他听到这声音就在近处,可是却无法辨别它是从哪一个方向传来的:
  “我在这儿,巴斯蒂安。”
  “月亮之子,是你吗?”
  那声音以一种特别的、歌唱般的嗓音笑着。
  “还会是谁呢?你刚才才给了我这个美丽的名字。我因此而感谢你。欢迎你到我这儿来!我的救星和英雄。”
  “我们在哪儿呢,月亮之子?”
  “我在你身旁,你在我身旁。”
  仿佛是一场梦中的对话。而巴斯蒂安完全可以肯定他是清醒的,没有在做梦。
  “月亮之子,”他耳语般地问道,“这是世界的末日吗?”
  “不,”那声音答道,“这是世界的开端。”
  “幻想国在哪儿?所有其他的生物在哪儿?阿特雷耀和福虎在哪儿?这一切难道都消失了吗?还有移动山上的老头和他的那本书呢?这些东西都不复存在了吗?”
  “我的巴斯蒂安,幻想国将按照你的意愿而重新诞生。我将会使你的愿望成为现实。”
  “按照我的意愿?”巴斯蒂安惊奇地重复着。
  “你知道,”他听到那甜甜的声音说道,“人们管我叫作一切愿望的女主宰。你有什么愿望?”
  巴斯蒂安想了想,然后小心翼翼地问:
  “我可以有多少愿望?”
  “你愿意有多少就可以有多少一一越多越好,我的巴斯蒂安。你的愿望越多,幻想国就会变得愈加丰富多彩。”
  这使巴斯蒂安感到惊奇和感动。然而,正因为突然面对着无限的可能性,他反而连一个愿望也想不出来了。
  “我不知道。”他终于说。
  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听到那鸟儿般柔和的声音说:
  “这很糟糕。”
  “为什么?”
  “因为这样就不会有幻想国。”
  巴斯蒂安困惑地沉默着。一切都将取决于他,这种享有无限自由的感觉使他有点不知所措。
  “为什么这么暗,月亮之子?”他问道。
  “世界的开端总是暗的,我的巴斯蒂安。”
  “月亮之子,我好想再看你—眼,你知道吗,就像当初你望着我的那一刻那样。”
  他又听到了那轻轻的、歌唱般的笑声。
  “你为什么笑?”
  “因为我高兴。”
  “为什么高兴?”
  “刚才你已经说出了你的第一个愿望。”
  “你会使这一愿望实现吗?”
  “会,伸出你的双手!”
  他伸出手,感觉到有人把什么东西放在他那摊平的手掌上。这东西极其微小但却格外沉重。它给人的感觉是冰冷、
  坚硬、没有生命。
  “这是什么,月亮之子?”
  “一颗沙粒,”她答道,“这是我曾经拥有的那个无限的王国所遗留下来的一切。我把它送给你。”
  “谢谢!”巴斯蒂安惊异地说。他真的不知道这件礼物对他有什么用处,如果这是一个活的东西就好了。
  他正在考虑月亮之子对他的期望,突然感觉到手上有点痒痒的感觉。他仔细地查看着。
  “瞧,月亮之子!”他轻声说道,“它开始闪光发亮了!这儿
  ……你瞧……燃起了一点火苗。不,这是一颗种子!月亮之子,这根本就不是一颗沙粒!这是一颗发光的种子。它开始发芽了!”
  “很好,我的巴斯蒂安!”他听到她说,“你看,这对你来说是很容易的。”
  现在,巴斯蒂安手掌上的那一丁点儿东西发出了一丝微弱得几乎难以觉察的光。接着这丝光线越来越亮了,它照亮了处于丝绒般柔软的黑暗中两张迥然不同的孩子的脸。他们正俯身注视着这一奇迹。
  巴斯蒂安慢慢地抽回了他的手。那个闪光点就像一颗微小的星星在他们之间飘浮。
  那棵小芽飞快地长着,它成长的过程清晰可见。它长出了叶子和茎,结出了蓓蕾。蓓蕾开出了奇妙的、闪耀着各种各样颜色的花朵。
  很快,它就结出了小小的果实。果实一成熟就炸开,像发射小火箭那样地向四周喷射出新的种子,犹如下了一场闪光发亮的彩色雨。
  新的种子又长成了形状各异的植物,有的像蕨类植物,有的像小棕榈树,有的像仙人掌,有的像木贼属,还有的像弯曲的小树。每一种植物都闪烁着一种另外的颜色。
  不一会儿,在巴斯蒂安和月亮之子的身旁,在他们的头顶、脚下和四周柔和而又细腻的黑暗中到处都有闪光的植物在萌芽,生长。一个色彩绚烂的圆球,一个崭新的、闪烁发光的世界正在飘浮,越变越大。在它的中央坐着巴斯蒂安和月亮之子,他们俩手拉手,瞪着惊异的眼睛,注视着这一奇妙的景观。
  这些植物在其生长过程中在形状和色彩上翻出了无穷无尽的花样。越来越大的花蕾开出花朵,它们吐出的伞形花序也越来越多。所有这些植物的成长都是在一片悄然寂静中发生的。
  没过多久,有些植物便已经长得像向日葵一般高了,有一些甚至已经长得像果树那么大了。有扇形的叶子,也有绿宝石颜色的、长得像长长的刷子般的叶子,有的花朵像孔雀尾巴那样布满了七彩的眼睛。还有一些植物长得犹如层层叠叠的宝塔,或犹如张开的用紫罗兰色绸子做的伞。有一些很粗的植物茎杆像辫子似地缠绕在一起。因为它们是透亮的,所以很像从里面被照亮的玫瑰红的玻璃。还有一些花簇犹如一串串蓝灯笼和黄灯笼。有些地方垂下成干上万朵小小的紫菀
  花,犹如一片闪着银光的瀑布,有些地方则由风铃草那长长的、绒球似的雄蕊构成了深金黄色的幕帘。这些闪光的夜生植物长得越来越茂密,逐渐地形成了非常壮观的一片,透着柔和的光。
  “你得给它起一个名字!”月亮之子轻声地说。
  巴斯蒂安点了点头。
  “夜森林蓓蕾林。”他说。
  他望着月亮之子的眼睛——于是,在他身上又有了当初他们俩第一次交换目光时曾经产生过的感受。他坐在那儿,像着了魔似地望着她,无法把自己的眼光从她身上移开。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显得病入膏肓,现在,她比那时候要漂亮得多。她那被撕破的衣裳又变得像新的一样。夜森林柔和的、五颜六色的光映射在她那洁白无暇的绸子衣裳和她的长头发上。他的愿望实现了。
  “月亮之子,”巴斯蒂安在恍惚中结结巴巴地问,“现在你又恢复健康了吗?”
  她微笑着。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我的巴斯蒂安。”
  “我希望一切永远像现在这样。”他说。
  “每一瞬间都是永恒的。”她答道。
  巴斯蒂安沉默着。他没有听懂她的回答,可是他现在并没有心情去苦思冥想。他唯一所希望的,便是坐在她面前望着她。
  在他们俩的周围闪光的植物长成了一片丛林,慢慢地形成了一张致密的网,一张用闪光的色彩织就的网,似乎把他们罩进了一个由魔毯围成的巨大的圆形帐篷中。巴斯蒂安并没有去注意外面所发生的事情。他既不知道蓓蕾林正在继续不断地扩展,也不知道一个个的植物长得越来越大。四处仍然在下着闪烁着亮光的种子雨。这些小小的种子不断萌发出新芽。
  他如痴如醉地望着月亮之子。
  他说不出到底过了多久,月亮之子用手遮住了他的眼睛。
  “你为什么让我等了你那么久?”他听到她问,“你为什么要强迫我去找移动山上的老头?我呼唤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来?”
  巴斯蒂安一时语塞。
  “这是,因为……”他狼狈地说,“……我想……什么都有可能,也是因为害怕的缘故……但是,事实是我觉得会在你面前感到羞愧,月亮之子。”
  她把她的手抽了回去,惊奇地望着他。
  “羞愧?出于什么原因?”
  “是这样,”巴斯蒂安吞吞吐吐地说,“我想,你肯定是在等一个与你相般配的人。”
  “那么你呢?”她问,“你与我不般配吗?”
  “这就是说,”巴斯蒂安结结巴巴地说。他感觉到他的脸红了。“我想说的是,你等的是一个勇敢的、强壮的、漂亮的……一个王子或者与之类似的什么人……不管怎么说,肯定不是一个像我这样的。”
  他垂下了眼帘。他听到,她又发出了轻轻的、歌唱般的笑声。
  “你瞧,”他说,“现在你也在笑话我了。”
  沉默了好久,当巴斯蒂安终于又鼓起勇气抬起目光时,他看到,她紧靠着他,向他俯下身来。她的脸很严肃。
  “我想让你看一样东西,我的巴斯蒂安,”她说,“看着我的眼睛!”
  巴斯蒂安照着做了,尽管他心跳得很厉害并有一点头晕。
  现在,他从她眼睛里那一面金色的镜子中看见了一个人,显得很小,好像离得很远,逐渐地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这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孩,身材修长,长得帅极了。他的举止自尊而又正直,他的脸是狭长的,显得高贵而又刚强。他看上去仿佛是一个从东方国家里来的年轻的王子。他的缠头布是蓝色的丝绸;他穿的衣服也是蓝色的,长过膝盖,上面绣着银色的花。他脚上蹬着一双用精致柔软的皮制成的红色长统靴,靴子的头往上翘起。他身上披着一样闪烁着银光的披风,从肩上一直垂到地上。披风的领子高高地竖起。这个少年身上长得最美的要数他的手,苗条、雅致,同时也显得异常有力。
  巴斯蒂安被迷住了,他极其惊羡地注视着这幅画。他几乎看不够。他正想问这个漂亮的年轻王子是谁,突然他像被一道闪电击中似地醒悟过来,这就是他本人。
  这是从月亮之子的金眼球中反射出来的他自己的形象。
  他在这一瞬间中所感受到的,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这是一阵狂喜,就像是晕厥时那样他失去了任何感觉。当狂喜过后他又恢复知觉时,他发现自己变成了在画中看到的那个美少年。
  他从上到下地打量着自己,一切都像从月亮之子眼睛里所看到的那样;用红色的皮子制成的精致柔软的靴子,蓝色的、绣着银花的上衣,缠头布,闪光的蓝色长披风,他的身材——他能感觉到一一还有他的脸庞。他奇地注视着自己的双手。
  他向月亮之子转过身去。
  她已经不在那儿了!
  在被闪光植物林所围成的圆形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
  “月亮之子!”他朝四处喊道,“月亮之子!”
  但是,他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他手足无措地坐了下来。现在他该怎么办呢!她为什么让他一个人留下?他该到哪儿去一一如果他真的能够到什么地方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关在一个鸟笼里的话。
  当他就这么坐着试图去理解月亮之子的安排,去理解她为什么不加任何解释就不辞而别的时候,他的手指不经意地玩弄着一根链条,链条挂在他的脖子上,上面坠着一个金色的护身符。
  他打量着这个护身符,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喊叫。
  这是奥琳,是珍宝,是光泽,这是童女皇的符号,它使佩戴它的人成为她的代表。月亮之子给他留下了支配幻想国所有生物和事物的权力。只要他戴着这个符号,她就像是在他的身边一样。
  巴斯蒂安长久地注视着那上面的两条蛇,一条浅色的,一条深色的。这两条蛇互相咬着对方的尾巴,构成了一个椭圆形。他把这个圆形饰物翻过来,惊奇地发现它的背面刻着字。
  这是用非常奇特的花体字刻成的四个短词:
  做你想做的事情
  迄今为止,在《讲不完的故事》中并没有提到过这些词。难道阿特雷耀没有看到过这些字?
  这些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些文字表达了一种许可,不,应该说是一种要求,要他去做他所感兴趣的事。
  巴斯蒂安向那堵由闪光的、色彩绚烂的植物林所构成的墙走去。他想看看他是否能从那儿穿过去。他欣喜地发现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它们像帘幕一样推向一边。他走了出去。
  在这期间,夜森林并没有停止其柔和而又符合自然力的生长。蓓蕾林变成了一座森林,一座除了巴斯蒂安之外还从未有人看到过的森林。
  现在,最大植物的茎秆已经长得像教堂的塔楼那么高、那么粗了一一但是它们还在不停地继续生长。在某些地方,这些闪烁着乳白色光的巨大的柱子已经紧紧地靠在一起,谁也无法从它们中间穿过。新的种子仍然接连不断地像闪光的雨点似地往下掉。
  当巴斯蒂安在森林里光的穹隆中散步时,他尽量避免踩到地上闪光的幼芽,但是不久这便成了不可能的事。地上到处都在萌芽,根本就没有落脚之处。于是,他索性无忧无虑地走,巨大的茎秆为他让路。
  巴斯蒂安享受着自己的俊美。至于没有人来欣赏他,这对他来说毫无关系。恰恰相反,他很高兴独自一人来享受这一快乐。他根本就不在乎那些迄今为止嘲笑过他的人的赞赏。现在他再也不会去在乎这些了。当他想到那些人的时候,几乎是带着怜悯。
  在这个不分一年四季、没有昼夜交替的森林中,对于时间的感受也与巴斯蒂安至今所了解的不一样。他不知道这样走了多久。渐渐地他对俊美的高兴变成了另一种心情:这种高兴变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这并不是因为他由此而感受到的幸福比先前少了,他只是感觉到好像他从来就是这样幸福的。
  其中的道理,巴斯蒂安要到很后面才会知道。现在,他对此一无所知。他由于被赠予俊美而逐渐忘记了他从前曾经很胖、长着罗圈腿的模样。
  即便是他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也肯定不会特别在乎这段记忆的。忘却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当这一段记忆完全消失时,他的感觉是,他的长相从来就是现在这样的。正因为如此,他对美的愿望便窒息了。因为一个长得美的人是不会再对美有所期望的。
  当他刚想到这一点时,他甚至还感到某种美中不足,于是一个新的愿望在他心中油然而生。只是长得俊美,根本就不算什么。他还希望健壮,希望自己比所有的人都长得健壮。他要成为所有人中最健壮的一个。
  当他在夜森林蓓蕾林中继续散步时,他开始感到了饥饿。他随处摘下了一些形状奇特的闪光的果实,小心翼翼地品尝它们是否可以食用。他满意地发现,这些果实不仅可以食用,而且还特别美味可口。有的涩,有的甜,有的略微有一点地苦,所有的果实味道都很好。在继续前行的过程中他一个接一个地吃着,感觉到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注入了他的肢体。
  这时,森林中闪光的低矮树丛长得相当茂密,挡住了他的视线,使他看不到四周。此外,还有藤本植物和气生根从上往下长,与丛林交织在—起,成了茂密得无法穿行的灌木林。巴斯蒂安用手掌劈开一条小径,丛林被分开时,就像他所用的不是手掌而是大砍刀。当他走过之后,他身后的缺口又重新合上,完整得就像从未有过缺口似的。
  他继续往前走着,一堵由巨大的树木构成的树墙挡住了他的去路。这些巨大的树干一棵棵紧紧地挨在一起,没有一点儿缝隙。
  巴斯蒂安动用了双手一一他把两棵树的树干扯开弄弯了。等他穿过之后,这条缝又在他身后悄然无声地合拢了。
  巴斯蒂安发出了疯狂的欢呼声。
  他征服了原始森林。
  有那么一阵工夫,他心满意足地在丛林中开路,就像一头大象听到了响亮的呼唤那样。他的力气用之不竭。他根本就不需要停下来喘息,也没有任何侧胸疼或心跳的现象,他连汗都没有出。
  他终于折腾够了,突然想要从高处鸟瞰他的蓓蕾林,他想要看看他的王国已经有多大。
  他用审视的目光朝上望去,朝手心中吐了口唾沫,抓住一棵藤本植物开始往上爬,就这么一个手一个手轮换着往上攀,连脚都不用,就像他在马戏团中所看到的杂技演员那样。有那么一瞬间,他从对早已成为昔日往事的一段模糊的记忆中看到了自己体育课上,他像一只面粉口袋那样吊在攀登用的绳索末端摇来晃去,惹得全班同学捧腹大笑。他禁不住笑了起来。如果他们现在能看到他的话,肯定会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一定会为认识他而感到骄傲。不过,他根本就不会去注意他们。
  他终于爬上了那根藤本植物所附着的树枝,中间连一次也没有停顿过。他骑在树枝上。这根树枝有一只木桶那么粗,从里往外透着红色的磷光。巴斯蒂安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保持着身体的平衡。朝这棵树的树干走去。在这儿也有茂密的攀缘植物挡住他的路,他不费吹灰之力地走了过去。
  即使是到了上面,树干仍然那么粗,要五个人才能围住。树干朝另一方向伸展的一根旁枝长得更高一点,但是,从巴斯蒂安所站的位置无法走到那儿。于是,他跃起抓住了一根气生根,来回荡了好久,直到他大胆地一跃而起抓住了那根更高的树枝。他又从那根树枝爬上了更高的树枝。这时候他已经攀上了很高的树枝,至少有一百米高,但是到处都是闪光的树叶和树枝,他还是看不到远处。
  直到他攀上了二百米的高度,才有一些稀疏的地方可以望远。然而,正因为树枝和树丫越来越少,事情才有了难度。等他终于爬到相当高的高度时,他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除了光秃秃、滑溜溜的树干外,他找不到任何可以抓手的地方。这时的树干仍然有电线杆那么粗。
  巴斯蒂安朝上望去,这根树干或者是茎干大约还有二十米高,顶上开着一朵巨大的、闪烁着深红色的光的花朵。他不知道该如何从下面爬到那里面去。但是,他必须要攀登上去他并不想停留在他现在的地方。他抱住了树干,像一个杂技演员似地爬上了这最后的二十米。树干像风中的一根草茎那样摇来晃去。
  他终于爬到了那朵花底下。这朵花像郁金香似地向上开放。他终于成功地把一只手插到了花瓣中。他有了支撑点,他把花瓣往两旁分开,攀登了上去。
  他在花上躺了一会儿,这时候他还是有点气喘吁吁的,是,他马上就站了起来,就像从一个吊在桅杆上的篮子里那样在巨大的、闪着红光的花朵的边缘往四周望去。
  所看到的景色比一切语言所能描绘的要更加壮观。
  这朵花所属的植物是这个丛林中最高的一棵,所以他的目光可以看得很远。丝绒般柔软细腻的黑暗仍然像没有星星的夜空,笼罩在他的头上,在他的脚下是蓓蕾林一望无际的树梢。蓓蕾林绚烂的色彩使他惊叹不已。
  巴斯蒂安长久地站在那儿,享受着这幅图景。这是他的王国。这王国是他所创建的!他是蓓蕾林的主人。
  他那疯狂的欢呼声又一次在闪光的丛林上空回荡。
  夜植物仍然在悄然无声地、柔和地、不可阻挡地生长着。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